Welcome to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 Welcome to
焦点要闻

中共因对维吾尔人实施种族灭绝被告上国际刑事法院

尽管中国没有签署那份决定在海牙设立一个常设国际刑事法院的《罗马规约》,但伦敦律师罗德尼·迪克森认为该条约管辖范围包括北京。

作者:鲁思·英格拉姆(Ruth Ingram)

羅德尼·迪克森先生出席在海牙舉行的指控中共種族滅絕罪和反人類罪的證據提交會並發言。最右邊的是已經逃離教育轉化營的重要證人奧米爾·貝卡利。
罗德尼•迪克森先生出席在海牙举行的指控中共种族灭绝罪和反人类罪的证据提交会并发言。最右边的是已经逃离教育转化营的重要证人奥米尔•贝卡利。

 

中国政府因对维吾尔人实施「令人震惊的」种族灭绝而被迫接受海牙国际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ICC)的调查。

本周,两个维吾尔人组织向国际刑事法院提交了指控中共对中国西北地区数百万突厥裔人民实施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的可信证据,要求追究施暴的相关中共官员的罪责。

为了替本族人民声张正义,东突厥斯坦流亡政府(East Turkistan Government in Exile, ETGE)和东突厥斯坦国家觉醒运动(East Turkistan National Awakening Movement, ETNAM)这两个活动组织罗列了(中共)一系列侵犯人权的行径。这两个组织一贯主张新疆独立,认为现被称为新疆的地区是一个国家。并非所有海外维吾尔侨胞都认同他们的政治立场,但他们对中国政府采取的行动正得到广泛的支持。

这两个组织指控习近平等中国高官计划发动一场邪恶的运动,对新疆的突厥裔人民犯下了一系列的罪行,包括屠杀、非法监禁、酷刑、强制节育和绝育,目的是消灭他们。他们的案件由国际法专家英国大律师罗德尼·迪克森爵士(Rodney Dixon QC)代理。

迪克森先生表示,这是首次利用国际法追究中共政府罪责的尝试,并将其誉为「历史性的日子」,他说,由于今年是乌鲁木齐七五事件十一周年,这次证据提交会可谓是苦乐参半。他警告说,中共镇压维吾尔人,直到今天仍在继续,后来为报复维吾尔人更是实施大屠杀。他还说,这个案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他解释道,尽管中共政府拒绝签署那份决定设立国际刑事法院的《罗马规约》(Rome Statute),但国际刑事法院2018年曾作出这样的裁决:当犯罪行为在一个成员国开始或结束时,法院拥有管辖权。他指出,他代理的这个案件就属于这样情况。中国跟缅甸的情况一样,缅甸不是《罗马规约》的成员国,但缅甸因将罗兴亚穆斯林「驱逐出境」,导致他们逃到《罗马规约》的另一成员国孟加拉国国而被起诉。迪克森说,这个原则同样可以适用于中国。

他说:「长期以来,人们都认为中国不在国际刑事法院管辖范围内,但现在情况不再是这样了。」他援引塔吉克斯坦和柬埔寨这两个成员国将维吾尔人强行引渡回中国导致他们遭到迫害的例子,并说:「我们处于这样一个境况: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法律途径,允许国际刑事法院开始展开调查。」他补充说,「这不是法律途径,实际上它就是法律。」

迪克森先生在前往海牙提交证据文件之前在接受《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的电话采访时强调,检察官有义务对(中共的)种族灭绝行径展开调查。「如果你抓人,还发动一场运动来镇压他们,强迫他们绝育,那么这场运动的目的就是淡化、摧毁他们整个民族的身分认同。」

迪克森先生本周出席在海牙举行的一次新闻发布会时发言说,他希望这将是一个转折点。他说,至今(发言时)还没有一个人因虐待中国西北数百万突厥裔人民而被追究罪责。他说,「你要是考虑到这些犯罪行为的严重性,你就知道这些事实多么令人震惊。」

东突厥斯坦流亡政府官员古拉姆·奥斯曼·样磨(Ghulam Osman Yaghma)、萨利赫·胡达亚尔(Salih Hudayar)和阿卜杜拉哈德·努尔(Abdulahad Nur)在华盛顿特区接受在线采访时简短地声援了他们(指控中共)的案件,并请求国际刑事法院「介入,救救我们」。

除了列举自从陈全国2016年开始铁腕治疆以来,加剧摧毁维吾尔人的文化、语言和宗教信仰并剥夺1100万人的基本自由等中共在新疆犯下的种种罪行外,这几位流亡政府的官员还重点陈述了中共史无前例的虐待行径,这些事实大部分至今仍不为人所知,包括1964—1996年间进行46次地面核试验炸死了上千人,放射性坠尘导致的先天缺陷和癌症害了几代人。这两个组织声称,1949年中共「侵占」维吾尔人的家园时杀害了数十万维吾尔人,而中共最近几年强制采集1500万维吾尔人的生物数据,有大量证据可以证明中共在强摘维吾尔人的器官。

阿卜杜拉哈德·努尔先生说:「长期以来,我们一直遭到中国共产党的压迫。我们受压制太久,如今我族人民遭到的种族灭绝不再被忽视。」

他们提交了大量搜集到的关于教育转化营幸存者的文件和第一手证人证词,并希望他们的案件能够得到认真对待和紧急受理。努尔先生说:「我们希望检察官能够看到我们的主张是有根有据的,并作出正确的决定,对(中共)这些罪行展开调查。」

迪克森先生警告说,提交书面证据是迈向国际刑事法院受理该案件的第一小步。虽然受理时间具体怎么安排仍不太清楚,但他敦促检察官不要浪费这个陈述维吾尔人民(受迫害)真相的机会。

他敦促道:「正如国际刑事法院所说,任何人都不能无动于衷,中共犯下的这些罪行在国际刑事法院的管辖范围内,在国际层面上没有豁免权。」他强调,「《罗马规约》的检验标准原则之一是杜绝有罪不罚的现象。这一条阐述得非常清楚,法院判例一贯如此。」他补充说,当初成立国际刑事法院目的就是为了确保这类「严肃案件」得到认真对待。

他说,国际刑事法院如何处理这个案件将「定义国际刑事法院的传统」。最后他说:这可以「为相关原则注入新的活力,给他的同胞带来伤害和痛苦的人必须要为其行径承担后果,换言之,就是声张正义,有罪必究」。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