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 Welcome to
焦点要闻

大数据监控:走不出的天罗地网

中共当局使用最新技术监控宗教、异议人士等。在大数据的便利之下,市民的一举一动都在微信和其它社交媒体的追踪、监控之中。

 

人权观察早在2017年就曾揭露,一个名为「警务云」的新型全国性大数据系统被用来监测和追踪各种被称为「重点人员」的人士。

在中国,实际上被列入监控黑名单的重点人员往往包括: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全能神教会基督徒以及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等。这些「重点人员」只要出示身分证,或用实名制办理任何业务,都会被监控,甚至随时都会面临被调查。

张洁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基督徒,2012年她因传福音被警察抓捕,成为政府监控的「重点人员」。为了避免遭当局报复,她要求匿名接受采访。

张洁告诉《寒冬》,今年2月中旬,她乘坐火车从外地返回居住的城市,火车刚启动,一名乘警就找到了她所在的车厢,对她进行盘查。

这名乘警称:「我接到上级领导命令,有信全能神的人在火车上,叫我查实。」乘警盘问张洁为什么出行,到外地来是不是传福音,后又未经其本人同意强行给其拍照。

该乘警还说:「现在国家建立了一个大数据库,只要你一出示身分证,个人信息全都会显示出来,无论在哪儿,我们都能知道。」

虽然这次张洁没有被带走,但遭警察盘查也令张洁在其它乘客面前很难堪。

张洁表示,无论是上网、住旅馆还是购买车票或电话卡,什么都要实名制,都要出示身分证,如今无论到哪儿,她都走不出大数据的天罗地网。大数据无疑成了中共监控基督徒、打击异己的工具。

并非只有被列入黑名单的「重点人员」受到监视,所有人在网络媒体上的各方面数据也都被追踪、监控,关于敏感话题的相关言论则更会引起政府的密切关注。

在中国,腾讯公司所开发的微信社交网络已被普遍使用,是人们必不可少的社交、通讯和支付的主要工具。1月9日,在微信团队与开发者的年度盛会——2019微信公开课上,微信所发布的「2018微信年度数据报告」使人们得以一窥过去一年内从微信用户所收集的大数据。内容包括一系列关于不同年龄层用户惯用表情包,视像通话习惯等记录。

看过如此详细的数据后,社交媒体用户纷纷猜测微信必然是看过聊天内容才能掌握用户的习惯。

腾讯方面则响应道,尊重和保护用户隐私,是微信一直坚守的原则。微信不会读取或留存任何用户的聊天记录,聊天内容只存储在用户的手机、计算机等终端设备上。

然而,无数报道证实,微信的聊天记录可成为警方调查用户的「证据」,尤其是被政府认为可能威胁到政权的敏感群体,他们的言论被高度「关注」。

山东省一名退伍老兵李光明向《寒冬》透露,今年1月期间,他与战友通过微信发表了一些言论后,遭到警方盘问。

李光明与战友们组织了一个公益活动,计划慰问老红军。李光明就在战友微信群发信息称,凡到敬老院做义工的都可免费领取一个贴在车上的标志贴。标志贴是此活动的一个标志,他们打算出行的时候将标志贴贴在车上以表示他们同属一个服务团队。

 

李光明和戰友領到的車貼標誌
李光明和战友领到的车贴标志

 

李光明和戰友領到的車貼標誌
李光明和战友领到的车贴标志

李光明这条消息发出后不久,随即被警察电话盘问:「你们是什么组织?你们想上访吗?群主是谁?」

随后,群内的老兵无一幸免,均遭警察盘问。群主也遭威吓,被迫解散该群。

「警察很快就找到了我,并开两辆警车到我家砸门,堵住胡同口,村里人误以为我犯了法。」一位领了车贴的老兵说。

另一名来自滨州市的微信用户王先生称,他也曾有过在微信发送了一条信息之后就被警察找上门的经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18次会议在山东青岛召开前夕,他在微信群里看到一条留言:「习大大(习近平)来山东了。」他回复道:「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报冤。」当晚,他就被市公安局警察抓捕,并被关押在看守所半个月。

「现在我把手机里的人名全部删除,不敢再用微信聊天。」王先生说。

王先生建议同胞:「可别在社交媒体上乱发信息,一句话就能被抓。」说起此事,王先生的家人至今仍担心他的安全。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寒冬记者  李明轩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