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 Welcome to
焦点要闻

新疆班:中共如何试图「转化」维吾尔人并将以失败告终

蒂莫西·格罗斯出了一本书,详述中共政府将维族学生带到远离新疆的寄宿学校对他们进行「中国化」的计划。

作者:马西莫·英特罗维吉(Massimo Introvigne)

《解決中國不可分割的問題:新疆班與維族人身分》書籍封面
《解决中国不可分割的问题:新疆班与维族人身分》书籍封面

 

长期以来,「民族再造」一直是中共的宏伟工程之一。非汉族人必须要「中国化」,而且要接受「少数民族」这一身分,向汉族「老大哥」看齐,扮演好中共为他们设计的角色。新疆维族人一直抵制强加给他们的汉语,并与消灭伊斯兰教信仰习俗的行径抗争。中共将数百万维族人关进可怕的教育转化营,加强镇压,但它的长期期望是以教育的方式对下一代维族人「中国化」。

美国印第安纳州特雷霍特的罗斯-豪曼理工学院(Rose-Hulm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研究中国问题的教授蒂莫西·格罗斯(Timothy A. Grose)与香港大学出版社合作出版了《解决中国不可分割的问题:新疆班与维族人身分》(Negotiating Inseparability in China: The Xinjiang Class and the Dynamics of Uyghur Identity, 2019)。这本书讲述「西藏班」的翻版——新疆班的故事。西藏班每年将大约1600名藏族初中生和3000名藏族高中生送往远离家乡的寄宿学校上学,几乎占藏族中学生的20% 。

1999年,中共宣布一个专门针对维族学生的类似计划,这个计划被视为「国家安全」问题。2000年,中共起草了两个关于这个计划的重要文件,即教育部的《内地新疆高中班工作会议纪要》与《内地新疆高中班管理办法(试行)》。文件详细地阐明了设立新疆班的目标:「培养一批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热爱祖国,热爱社会主义,维护祖国统一」的维族青年。新疆班应通过教授马克思著作与中共领导人的著作来「加强(学生)对中国共产党的拥护」。正如格罗斯所指出,「中共的意图从一开始就很明确:设立寄宿学校的目的是为宣传共产党理想创造一个绝缘空间。中共官员和学校领导将政治洗脑放在优先于教育目标的位置。」

中共利用最先进的宣传活动宣传新疆班,强调学费大部分由中共出,并且(内地)寄宿学校的学生毕业后应聘的职位比在新疆受教育的学生要好。该计划的申请人数超过了招生名额,2015年,中共的内地新疆班计划招生上限为9880人。

学生们被送往尽可能远离新疆的沿海城市,每年只允许回家一次,平时不让父母探望,上课只能说汉语。有一个学生奖罚计分制度,谁要是在「指定时间」以外讲维语就会被扣分,但这些获得批准的「指定时间」非常有限。学校给每个新疆学生起一个「汉化」的名字,同时告知禁止参与任何宗教活动,包括私自祷告。如果发现有学生在房间里祷告,全宿舍一起受罚。中共唯一的让步是提供清真餐厅,但格罗斯声称,有时清真餐厅会偷偷推出一些非清真食品。

维族学生被要求必须庆祝汉族的节日,却不许过穆斯林的节日。例如,清明节不属于维族人的传统节日,但为了过这个节,维族学生必须参观「烈士陵园」,给中共的国共内战受害者扫墓。格罗斯指出,这样做的目的是「让学生们知道,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再者,当学生们清扫烈士墓四周堆积的垃圾时,这个举动就成了『清扫(他们自己的)落后』的象征」。

中共的目的是「转化」维族的精英学生,这些学生日后将成为共产党的忠实拥护者,回到新疆帮共产党把新疆「中国化」。但事实上,这个计划并不管用。格罗斯并没有说所有学生对新疆班都不满意,有些维族学生感谢所受的教育和获得的机会,他们(毕业后)回到新疆,在政府部门上班或当警察,但这毕竟是少数人。接受格罗斯采访的大多数学生都认为寄宿学校「像监狱一样」,作为响应,他们加强了民族认同和信仰认同。

全世界的少男少女都喜欢叛逆。入读新疆班后,有些女孩开始戴面纱,有些人则恢复祷告,或到沙特驻华大使馆索要没有中共批注的《古兰经》。很少有维族学生和汉族学生交朋友,但许多维族学生与来自其它国家的穆斯林学生交朋友,有些还成了夫妻,但他们普遍不喜欢回民(回族人是说汉语的穆斯林)。能说明这个问题的一个明显迹象是,当土耳其在2002年世界杯足球赛中打败中国时,新疆班的维族学生为土耳其队加油喝彩,庆祝胜利。

许多新疆班毕业生倾向于不回新疆。如果可以,他们会留在上高中和大学的城市。将近50%的维族学生再也没有回过家,他们利用提供给新疆以外省份居民的机会办理护照出国,这比新疆维族人容易,然后到土耳其、欧洲、澳大利亚、美国,他们往往在这些国家「成为坚定的维吾尔人权捍卫者」。值得注意的是,他们提到不回新疆的主要原因之一是新疆没有宗教自由。

2015年,中共媒体播出了对图尔荪(Tursun)的采访。图尔荪是一名23岁的维族男子,据称他去阿富汗接受恐怖分子训练,一回到中国马上遭到抓捕,现在表示悔过,对中共歌功颂德。有意思的是,图尔荪曾是一名新疆班毕业生。虽然他在监狱里的招供纯粹出于宣传目的,但他的供词无意中向观众透露了「新疆班」计划有可能遭到严重的挫败。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