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 Welcome to
焦点要闻

枫桥经验:毛泽东主义卷土重来 重创宗教

紀念學習推廣「楓橋經驗」55週年(網絡圖片)
纪念学习推广「枫桥经验」55周年(网络图片)

中共照搬20世纪60年代文革那一套,再次挑动群众斗群众,骨肉斗骨肉,教派斗教派,以达到掌控宗教的目的。

2018年11月,中共当局在浙江绍兴召开大会,会议以「纪念学习推广『枫桥经验』55周年」为主题。中共中央政法委、公安部、最高法院、国家安全部等部门一把手均出席会议。随后,中共官媒纷纷发表文章,大力宣传、推广枫桥经验。

这次推广所谓的「枫桥经验」令许多记得这段历史的民众极度担忧,因为文革似乎又死灰复燃了。

「枫桥经验」是毛泽东时期利用广大民众「监控、改造」「阶级敌人」的做法,宣称「十个人包夹改造一个人,矛盾不上交、社会改造」,通俗地说,就是发动群众斗群众。

「枫桥经验」是毛泽东发起的全国「四清运动」(清政治,清经济,清组织和清思想)的试点方案,后发展成一种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经验,最初于20世纪60年代在浙江省枫桥区(现在的枫桥镇)实施。

到了2013年,习近平要求各级党政部门认识「枫桥经验」的重大意义,并继承这一「优良传统」。这种利用群众实施管控、惩治的做法如今卷土重来,已经被用来「钳制、改造」异议人士与宗教团体。

「枫桥经验」的行事方法似乎非常有效,以山东省文登市的一次事件为例:今年3月,某村的三位70多岁的家庭教会基督徒,多次被传唤到该村的会场接受「批斗」。

他们被命令站在会场中央,由镇领导坐阵,村书记、村妇联主任等人轮番审问其宗教信仰问题,对其进行「批评教育」。三名信徒被批信神是搞封建迷信,是反政府、颠覆政权。

这三位村民被勒令停止信教,否则儿女不能当兵、考大学,不能当公务员,政府官员还威胁取消他们的社会福利。此后,三位老人备受排挤,在公共场合常常被讥笑,他们因长期被其它村民监控而无法继续聚会。另外,该村还有30多名家庭教会信徒称,因着这三名信徒的遭遇,他们也同样在公共场合被讥笑、羞辱。

各种「变相批斗」被广泛推广。在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都制定方案:上级监视下级,同事之间相互监视;街道、小区等组织成立老年「夕阳红巡逻队」,安排左邻右舍相互监视;大学和中小学开展各种各样的反宗教宣传,老师监视学生,学生监视老师,学生之间互相监视。

宗教信徒也因此受到监控,常常受到周围领导、同事、同学、邻居的歧视。从群众到小学生,他们无意间都充当了政府镇压行动的工具。枫桥经验被证实既实用又省钱,因为政府不必雇用警察,单靠群众的「无偿」服务即可开展打压行动。

致力于促进中国人权、民主、社会公平正义的月刊杂志《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认为,如今,因着非常特殊的原因,枫桥经验又卷土重来。在他看来,中共正值高危时期,它在努力强化自己的控制能力。中国经济在下滑,民怨在增加,传统的维稳方式耗费大量的财力,在这种情况下,习近平就重新捡起了毛泽东时代的那一套。

在最新版的枫桥经验中,中共使各宗教之间互相争斗,以达到控制社会与取缔宗教的目的。例如,中共煽动三自教会打击家庭教会和一些中共反对的新兴宗教团体。

2018年5月14日,福建省宗教局及下属各市宗教局召开了为期5天的会议,在会上,官员强逼当地36名三自教堂负责人配合政府打击家庭教会与宗教团体,尤其要打击全能神教会。会议得出结论称,全能神教会发展迅猛,政府必须与宗教团体合力镇压、取缔该教会。
当天下午小组讨论时,每个参会人员都必须发表对全能神教会的观点,并记录备案。接着,当局教各教会负责人如何举报、跟踪已确认的全能神教会成员,并告知各负责人,凡知情不报者,与其同罪。

此次政策实施将古田县定为镇压全能神教会的试点,还大力发展人数多达20人的「打狼队」,专门举报家庭教会的信徒。

在这次毛泽东主义的行动中,就连家庭关系也被利用起来,人人成为大众信息员,这是20世纪60年代文革模式的现代翻版。

文革期间,「群众斗群众」的模式发展到了极致,儿女揭发父母,妻子出卖丈夫,家人互相背叛,许多人都认为文革最后这个阶段就是对人性道德的扼杀。

《寒冬》此前刊登一份中共内部文件,概述了使家庭成员互相批斗的新举措,该文件名为《专项行动典型案例汇编》,要求「镇村干部先做通其(基督徒)亲属的工作」, 「由其亲属劝说信教群众」与宗教划清界限,不再参加聚会活动。文件还号召「重点抓好传教人的思想转变,通过其亲属率先做通传教人的思想工作」。

倡导宗教自由的人士指出,被警方抓捕是一时的、有限的,而被亲属施压则是终其一生的,可以渗透到基督徒生活的方方面面。逼着家人给家人施压,这样的事情令人心碎。

南京有这样一个例子。2018年4月至5月,南京市当局全面开展针对全能神教会的反宣传活动,并称凡举报有功的,给予500至5000元的奖励,另外,全能神教会成员的家人如果知情不报,将受到处罚。

全能神教会信徒李秀兰(化名)说,自从丈夫看到了政府的公告后,就要求她立即退出教会。「告示上说得很清楚」,她丈夫说,「一人信神,全家都受牵连,以后儿女就不能上大学,不能参军,也找不到工作,而且一旦被抓就要坐监三年。」(根据《中国刑法》第300条的内容,参与「邪教」组织被判处的最短刑期为三年)

李秀兰的丈夫年轻时受文革迫害,家中所有兄弟姐妹都受牵连,至今仍心有余悸,他认为「共产党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信神再好,也不许信了」。

据全能神教会另一名信徒反映,因为受政府反面宣传的影响,他的好几个亲人都逼他退出教会。还有几名老年基督徒的家人因怕赡养信教的家人会受到处罚而拒绝赡养他们。

50年前的文革留给人的是恐惧与痛苦。21世纪的中国新文革发动骨肉斗骨肉,信徒斗信徒,也许正在令宗教自由与良心自由走向灭亡。

 

寒冬记者  江涛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