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 Welcome to
焦点要闻

即将公布的普遍定期审议中国人权状况报告阴影重重

正当由沙特阿拉伯率领的三国审议小组即将提交中国的人权纪录总结报告之际,一份价值280亿美元的合作协议密切了沙特与中国的关系。

 

作者:马可·莱斯宾蒂(Marco Respinti)

2018年11月6日,中国在日内瓦接受联合国对其人权状况进行的第三轮普遍定期审议(UPR)。由匈牙利、肯尼亚和沙特阿拉伯组成的三国审议小组将负责撰写总结报告,预计将在几天内公布结果。在欧洲,只有少数几个国家与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倡议,而匈牙利俨然成了「一带一路」关键的欧洲国家。至于肯尼亚,至少可以说,在中国采取主动的非洲地缘政治环境下,它在经济上依赖中国。而在三国审议小组中,真正能发挥决定性作用的是沙特。首先,它是三国审议小组的组长;其次,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齐兹·阿勒沙特(Mohammed bin Salman bin Abdulaziz Al Saud)最近对中国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利害攸关

或许有些读者忘了这里面的利害关系,那么就让我们来理一理吧: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每个成员国的人权状况纪录每五年进行一次普遍定期审议。

自1949年中国共产党执政以来,中国的宗教自由和人权状况一直非常糟糕。但是,在荒唐的以毛泽东思想为主导的时代结束之后,中共继续奉行毛泽东主义,尤其从习近平的「新时代」开始,中国人权纪录更加声名狼藉。2012年11月15日,习近平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2013年3月14日当选国家主席。2013年10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中国进行了第二轮普遍定期审议。此后,中国人权状况不断恶化。习近平一次又一次以其政治铁腕施行大规模镇压,削弱了非政府组织在支持中国公民社会中的作用,推行了旨在打压个人和民间自由的「维稳」新措施,通过所谓网络安全法控制全国人民的言论自由,利用「社会信用」制度全面监控全国人民。简而言之,无人享有自由。由海外华人学生和科学家于1989年3月成立的中国非政府组织「中国人权」已对中国人权状况恶化的过程作了记录,并提请那些在2018年底对中国进行审议的国家注意。

2018年11月6日,美国等国家谴责中国人权纪录恶劣,令中国颜面尽失。经过讨论,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女士对非政府组织在中国接受普遍定期审议方面所作的贡献作了权威性总结,谴责中国严重侵犯宗教自由等基本人权。巴切莱特在其总结发言中提到,在众多侵犯人权的行为中,将维吾尔人关押在教育转化营的恐怖活动仍在继续。「……中国法律不给予宗教信仰自由,因为中国《刑法》第三百条规定,积极参与被列为『邪教』的群体属犯罪行为,可判处三至七年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另外,「2014至2018年间,中共的监视、逮捕和迫害造成至少50万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逃离家园,几十万个家庭离散。」无论三国审议小组提交什么样的总结报告,巴切莱特这份发言文件将留存历史。不过,由强势的沙特率领的三国审议小组现在有机会最大限度地削弱该文件的影响力,让世界上大多数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将其遗忘。

 

地缘政治和金钱

这并非缘于无情或恶意的偏见,这是表态明确支持中共的沙特王储本·萨勒曼所期待的结果。他曾说过,其实沙特阿拉伯支持中共将维吾尔穆斯林关进转化教育营,因为这么做是出于「去极端化」的需要。

在沙特王储的话中,既看不到伊斯兰教的同心同德,也看不到对遭受虐待的在押伊斯兰同胞有丝毫的同情。同为穆斯林,沙特阿拉伯对新疆漠不关心。当然,这有可能是为了打击报复土耳其,因为土耳其与沙特在穆斯林世界逊尼派的争霸战不断,最近又一直发声谴责中国,支持突厥语族的维吾尔人。然而,事情相当诡异。在某种程度上说,这整件事让沙特出于地缘政治考虑站队中国;而站队中国通常也等于站队俄罗斯,因而也是站队穆斯林世界中的什叶派。由现任总统特朗普领导的美国支持由沙特主导的穆斯林世界中的逊尼派,反对俄罗斯及其什叶派穆斯林盟友(以及中国)。因此,沙特在客观上相当于朝背离美国的方向跨了几步。而另一方面,沙特对维吾尔人受迫害以及土耳其捍卫维吾尔人一事的沉默,已使土耳其逐渐地远离俄罗斯的朋友圈,远离这个圈子里的主角——中国。近年来,土耳其多次站队俄罗斯(在差点与俄罗斯开战之后),因此成了一个身为逊尼派却站队什叶派的国家,同时又继续与沙特竞争逊尼派的霸权,这实在太古怪了。

不过,将沙特赞成中共非法监禁百万维吾尔人这种大规模犯罪行为视为沙特对土耳其实施报复的动机,这种解释太过牵强。本·萨勒曼王储不惜在穆斯林世界颜面尽失,选择相信中共政府传播关于新疆恐怖主义的假新闻及其对整个穆斯林族群的无端定罪,可想而知,他从中获取的利益该有多丰厚。

这一刻,「一带一路」倡议再次登上历史舞台。沙特自由派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Ahmad Khashoggi,1958-2018)在沙特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总领事馆内被残害后,惹火上身的本·萨勒曼王储一度在国际舞台上保持低调。而在最近的亚洲之旅中,他却以风光满面的形象重新见诸媒体。2月22日,在亚洲之旅的最后一站北京,本·萨勒曼王子与习近平会晤。《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发文说,「据沙特国家通讯社报道,在本次访华期间,沙特阿拉伯在联合投资论坛上与中国签署了35项经济合作协议,价值总计280亿美元。」

 

一个巨大的变化,一个令人担忧的未来

前面提到的卡舒吉案意义重大,因为这是一桩经典命案,沙特阿拉伯人权问题由此可见一斑。

自从2017年6月21日被其父萨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齐兹·阿勒沙特国王(King Salman bin Abdulaziz Al Saud)提名为王储之后,本·萨勒曼王子一直在打「革新、现代化」牌。为了展示他将来的统治模式,这位王储已经下令进行了一些非重要领域的小改革,试图为沙特阿拉伯塑造一个新的公众形象。但人们对沙特政府的人权状况纪录一直批评不断。最近,卡舒吉先生之死,以及王储和/或随从在其中所扮演的不明角色,已令王储的各种改革努力付之东流。

由于对来自西方的人权批评和反腐调查感到恼火,王储认为特朗普给他的挡箭牌(在「卡舒吉案」中也是如此)不够了。这就是沙特对中国的态度发生巨变的原因。如果中国试图并成功地让沙特与其劲敌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Hafez al-Assad)进行对话(中国已对叙利亚有影响,但俄罗斯对叙利亚影响更大),这会不会带来更大的变化呢?这个谜唯有等待「一带一路」的水晶球来揭晓。

纽约时报》2月20日在其网站上,以及两天后又在其报纸的头版把当前形势分析得相当清楚。首先,「中国对卡舒吉被杀一事一直保持沉默,沙特阿拉伯也没有批评中国大规模拘禁穆斯林少数民族人士的做法。」其次,「中国与沙特合作已进入新的领域。两国于2017年同意在沙特阿拉伯开设一家工厂,生产中国制造的无人机。去年,中国为沙特发射了两颗观测卫星。」

既然沙特和中国优先考虑的是各自的经济,而对彼此的人权状况漠不关心,由沙特率领的三国审议小组将提交怎样的中国人权状况总结报告,不言而喻。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