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 Welcome to
焦点要闻

欧盟通过紧急决议 令中国受迫害群体看到生机与希望

欧洲议会在布鲁塞尔半圆会场通过了一项关于中国的人权与宗教自由问题的紧急决议。我们对此表示赞赏,但同时也注意到其中一些不足之处。

欧洲议会布鲁塞尔全体会议(Paasikivi – CC BY-SA 4.0

 

作者:马可·莱斯宾蒂(Marco Respinti)

欧盟终于开始采取行动了。4月18日,欧洲议会(EP)全体会议上通过了一项紧急决议,呼吁关注中国恶劣的人权状况,并特别呼吁为捍卫宗教和民族少数群体权力而采取行动。

决议中有一些条款格外重要,直切主题。借鉴此前的数份文件,新决议第2条「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停止未就任何刑事犯罪进行指控、审判、定罪就任意拘留维吾尔人、哈萨克人以及藏民的恶行,关闭所有拘留营和拘留中心,并立即无条件释放被拘留者」。

毫无疑问,这项条款意义重大,因为这里承认并提到了拘留场所,事实上,这些就是臭名昭著的教育转化营。它们遍布新疆(很多维吾尔人更倾向于将该地称为东突厥斯坦)各地,被中共政府伪装成「职业培训学校」,但实际上就是集中营。

总部位于德国慕尼黑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UC)的主席多里坤·艾沙 (Dolkun Isa)先生对欧洲议会的这一决议非常满意。他对《寒冬》表示:「看到这项颇为有力的决议今天得以通过,并听到很多欧洲议会议员以及莫盖里尼女士说,人权问题不会在与中国的经济关系面前退居次位,这非常振奋人心。我们呼吁欧盟及其成员国实施这项决议,用实际行动兑现承诺。」

布鲁塞尔无代表国家和民族组织(UNPO)中国问题负责人卢西亚·珀鲁斯奇(Lucia Parrucci)女士向《寒冬》表达了UNPO对该决议的认可。她强调,这份新文件「对中国所有少数群体」都十分重要,「特别是鉴于此前欧洲议会于2018年10月通过的关于维吾尔人的紧急决议,这份新的紧急决议通过之时恰逢第二十一届欧盟-中国领导人峰会刚刚结束,如此则更加凸显其重要性。这很特别,而且这意味着中国的人权和宗教自由问题现在已经是欧盟的重要议题之一。」

事实上,这份决议中还有很多条款都直接提到了维吾尔人、哈萨克人以及其它常常遭受侵扰与镇压的穆斯林少数群体的悲惨处境,与有力的第2项条款观点一致。

 

保护穆斯林少数民族、藏民、法轮功学员以及外国人

但决议内容并不仅限于此。决议第4条非常有意义,这一条则关注于扩大至包括穆斯林在内的其它群体,甚至列举一些被非法关押在该国的良心犯,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他们。名单包括: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塔西甫拉提·特依拜(Tashpolat Tiyip)、热依拉·达吾提(Rahile Dawut) 、艾利·马穆特(Eli Mamut)、海来提‧尼亚孜(Hailaite Niyazi)、买买提江·阿卜杜拉(Memetjan Abdulla)、阿卜杜合力力·祖农(Abduhelil Zunun)和阿布都克里木·阿不都外力(Abdukerim Abduweli)等维吾尔人;张少杰、胡石根、王怡和孙茜等因宗教信仰而遭受迫害的宗教人士;以及扎西文色(Tashi Wangchuk)、洛桑达杰(Lobsang Dargye)等因行使其言论自由的权利而面临刑事指控或已被判刑入狱的藏族作家、活动人士和宗教人士等。

决议中还有两条详尽地提到了藏传佛教徒的问题,其中第8条「要求中国当局维护藏民的语言、文化和宗教等基本自由,停止施行对汉民有利而对藏民不利的定居政策,更不得强迫西藏牧民放弃传统生活方式」。第9条则「对通过运用幕后操控藏传佛教寺院等手段所发起的『爱国主义教育』名义下的各项运动表示谴责;对中国滥用刑法迫害藏民与佛教徒以及将其宗教活动视为『分裂主义』这一现象表示关切;并谴责中国政府自2008年3月藏民抗议活动之后更广泛地实施『爱国教育』,导致藏地信仰佛教环境急剧恶化」。

决议第3条进一步对其他宗教团体表示关注,「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法轮功学员等被任意拘留人员及良心犯,停止强迫失踪的做法;并强调任何人应有权选择自己的代理律师,获得家人探视,得到医疗援助,并有权要求其案件得到调查。」

决议第7条则着意于保护基督徒。该条款「要求中国当局停止对基督教信众与基督教组织的打击行动,停止对基督教牧师的滋扰与关押,并停止强拆教堂」。

决议第5条还涉及到因政治原因而在中国遭到羁押的外籍人士(尽管中方为此找了种种借口)这一棘手而紧急的问题,要求「立即释放瑞典籍书商桂民海以及两名加拿大籍公民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迈克尔·斯帕沃尔(Michael Spavor)」。

 

立即行动

可能有人会说,像以往一样,这不过是一张空头支票。不,这次不只是说说而已了,至少批准此项紧急决议的欧洲议会议员并不打算只是空谈一番。事实上,该文件明确敦促国际社会尤其是欧洲议会采取行动。决议第13条「呼吁欧盟成员国阻止中国当局在欧盟领土上以任何方式骚扰突厥群体、藏民以及其它民族或宗教群体,强迫他们充当线人、返回中国或者保持沉默」。不仅如此,非常重要的是,决议第14条「要求中国当局允许记者与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与联合国特别程序等机构的国际观察员可以自由、切实且不受阻碍地进入新疆与西藏自治区;并呼吁欧盟及其成员国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下次会议关于组建新疆问题实况调查团的决议中发挥带头作用」。

若此事成行,这将是一大成就。近来,外国代表几次受邀访问新疆,但事实上似乎都是中国为其友邦和盟友精心编排的旅程。据《中国日报》报道,2019年2月,巴基斯坦、委内瑞拉、古巴、埃及、柬埔寨、俄罗斯、塞内加尔、白罗斯八国代表访问新疆。令人震惊的是,该报道称参访团成员全部「与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员、伊斯兰教教职人员和各族群众面对面交流」(将拘留营称作「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将被关押者称作「学员」,这是中国政府的「官方辞令」),并且均「认可中国政府在依法打击和预防恐怖主义、保护公民宗教信仰自由、保护少数民族传统文化等方面所做的工作和取得的成效」。毕竟,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称新疆是「开放地区」,巴基斯坦称新疆的拘留营问题只是被外媒「过度渲染」沙特阿拉伯则不加批判地对中方所谓在新疆进行「反恐」斗争的谎言照单全收

但是该决议还提出了其它行动措施,比如第20条呼吁欧洲理事会(该机构负责决定欧盟各种政治问题的重要性并确定欧盟的整体政治走向,现由前波兰总理唐纳德·图斯克(Donald Tusk)出任主席)「考虑对负责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镇压行动的(中国)官员实施针对性制裁」。同样,决议第21条「呼吁欧盟及其成员国以及国际社会停止向中方出口一切现被其用来扩大网络监控与预测性特征分析范围及改进相关设备的产品与服务,停止相关技术转让;并对中国已经在将这些技术出口到其它极权主义国家的状况深表忧虑」。这些决定十分重要,与美国政府在此问题上采取的路线相似。美国方面是由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率先提出启动《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对犯下如此令人发指的残忍暴行与反人类罪行的中国官员实施制裁。正如《纽约时报》近期报道,新疆事态相当危急,且日益恶化,愈发骇人听闻。

话虽如此……

《寒冬》一直以来都对很多欧洲议会议员在中国问题上作出利益权衡的举动持批判态度,并与国际社会一道积极控诉中国极端恶劣的人权与宗教自由状况。因此,《寒冬》欣见于这份重要紧急决议的获批,并对投票前的激烈辩论表示赞赏,尤其值得赞扬的是欧洲联盟委员会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欧盟委员会副主席费代丽卡·莫盖里尼(Federica Mogherini)女士的精彩发言。莫盖里尼女士说:「对欧洲人而言,人权的重要性不亚于经济利益,恰恰相反地,相较于经济利益,人权更显重要。」她还指出,欧盟需要寻求与中国的合作方式,但一定要基于明确的话语和明确的原则。因此,莫盖里尼女士强调,在与中国各个层面的往来中都应提出人权问题,并不只是欧洲理事会、欧盟委员会和欧洲议会,欧盟成员国在与中国的双边关系中也应如此。

尽管如此,我们对通过的这项决议却并非满意之至。我们留意到,一些现今在中国遭受残酷迫害的宗教团体在这份文件并没有被提及,也就是被中共列入「邪教」名单并被其视为「非宗教」的一些团体。中共官方「邪教」名单上的宗教团体中,欧盟的此项决议只提到了法轮功,这当然是值得肯定的。我们所惋惜的是这份文件没有只言词组提及全能神教会(中共对全能神教会的血腥镇压与其之前大力铲除法轮功的迫害行径如出一辙)。另外,决议中也丝毫没有提及呼喊派、门徒会等其它受迫害的所谓「邪教团体」。该决议对中国当局迫害基督徒的行径予以谴责,这非常好,但是若能专门提及这些团体(他们有时会因教义遭到其它基督教团体的非议),将会很大程度上帮助他们澄清事实,并藉此为他们公开辩护。耶和华见证人也属于这种情况,该派别如今在中国受到迫害,但此事却无人问津。

天主教与决议中的含混之处

决议中起始部分(即序言部分)的B项称「中国成功地帮助7亿人口脱贫」,这个说法也非常奇怪。(而另一方面,决议直言不讳地指出,「自2013年3月习近平执政以来,中国人权状况不断恶化,政府对和平地表达异议、言论自由、宗教自由及法治的敌视政策愈演愈烈」,序言C项更是专门针对2018年2月1日生效的新《宗教事务条例》。)事实上,正如《寒冬》所报道的,中共政府为掩盖贫困实情,实现「数字脱贫」,不断强拆住房,一些家庭惨遭破坏。在中国,中共的「脱贫攻坚」是从政治和法律层面宣称没有贫困人口了,中共的「脱贫」不过是消灭贫困人口。

决议序言部分D项同样颇具争议。该条款称:「2018年9月,圣座与中国政府之间就中国的主教任命事宜达成了协议,但基督教宗教团体在中国受到的压迫日益加剧,无论是地下教会还是官方教会的基督徒均受到打击,包括基督徒被骚扰、抓捕,教堂遭到强拆,宗教标识被没收,聚会被打击。」这都是事实,但是因其措辞方式而略显含糊。这里所说的基督徒很显然是指新教徒,他们遭到严重迫害,尤其是持不同政见的家庭教会基督徒。但是在该决议的陈述中,天主教徒的遭遇好像与基督徒截然不同,似乎在说天主教徒因为上述协议的签订而境况有所改善,这就大错特错了。中共1949年掌权,1951年教廷大使遭驱逐,随后,中国天主教爱国会成立。毫无疑问,2018年梵中协议的签订是自那时以来首次实现罗马天主教会共融这一牧灵目标,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然而,无论从政治角度还是意识形态角度,中共都把与圣座签署的临时协议解读成梵蒂冈已经同意下令要求所有天主教徒加入天主教爱国会,但梵蒂冈从未同意这么做,因此,地下天主教徒如果拒绝加入爱国会,仍会遭到迫害、抓捕或被迫接受再教育,按中共的计划,他们注定被消灭。这并不是细枝末节或者琐碎小事。若这个问题不能在国际各层面得到妥善处理与澄清,中国政府将在世界的「准许」下继续迫害天主教徒。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