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 Welcome to
焦点要闻

中国操控世卫组织:新冠肺炎疫情如何恶化

中国十多年前便开始操控世界卫生组织,这本来已经非常糟糕,但新冠肺炎使情况变得更加一塌糊涂。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

 

 

中国如何囤积口罩

5月12日,《新闻周刊》(Newsweek)声称看过中情局(CIA)的一份报告。该报告称今年1月,中国说服世界卫生组织(WHO)推迟发布新冠肺炎预警,为北京在世界各地狂购、囤积医疗用品赢得了时间。在世卫组织1月30日宣布疫情进入紧急状态之前,中国已于1月24日至29日从国外进口了20多亿个口罩。

这组数字来自中国海关总署,世卫组织的延误使习近平政府在国际市场中成为重要的口罩控制国,拥有口罩价格的决定权,并在其无异于勒索的「口罩外交」中区分敌友。

但是,世卫组织到底为什么要充当习近平的马前卒呢?来龙去脉远比许多人想象的要复杂。尽管现在全世界都把目光盯在世卫组织现任总干事、前埃塞俄比亚外交部长谭德塞身上,但早在2017年他当选总干事之前,中国试图操控世卫组织至少已有十年。

非典、强摘器官、中国籍世卫组织总干事

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前,2002年,非典(SARS)同样肆虐全球。中共被指因不愿承认非典病毒源自中国,导致世界对这一致命病毒的应对慢了一步。

2006年,国际主流媒体首次报道中共从法轮功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的行径。加拿大前国会议员戴维·乔高(David Kilgour)和人权律师戴维·麦塔斯(David Matas)率先组建一个委员会调查这些问题。突然之间,中国的形象因针对其卫生系统提出的两项指控而受损:一、因拒不共享非典的相关信息令世界处于危难之中;二、利用从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来促进中国的器官移植产业。在这两个问题上,世卫组织发挥的作用都至关重要,并且对中国造成潜在性的灾难性影响。

中国及时出手,召集、拉拢一些国家组成一个联盟,于2007年选中国官员陈冯富珍(Margaret Chan)为世卫组织新任总干事。2012年她再次当选,开始第二个五年任期。她有效地阻止了任何使世卫组织调查强摘器官问题、追究中国非典责任的努力。

陈冯富珍对战台湾

2016年,被中共政府视为反共的蔡英文当选台湾总统,陈冯富珍拒绝台湾继续以观察员的身分参与世卫组织重要决策机构——世界卫生大会(WHA)的事务。

在过去的几年间,陈冯富珍和中国采取种种行动将台湾排除在世卫大会之外,而世卫组织最重要的决定都是世卫大会作出的。陈冯富珍还作出了几项关键的人事任命,其中有几个人至今仍在位。

谭德塞登场

2017年,谭德塞当选世卫组织总干事,又是那个中国在其中起关键作用的联盟选的。不仅埃塞俄比亚与中国的关系非常密切,而且谭德塞还任命前津巴布韦独裁统治者罗伯特·穆加贝(Robert Mugabe,1924—2019年)担任世卫组织亲善大使,马上露出了他的真面目。津巴布韦是世界上与中国关系最密切的国家之一,然而许多人认为穆加贝是一个严重侵犯人权的罪犯。国际的强烈抗议最终迫使谭德塞撤回这个极具争议的任命。

谭德塞对中国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赞美之辞总是那么夸张,令人尴尬。就在前不久的2020年1月28日,谭德塞与习近平会晤,对「中国速度、中国规模、中国效率」,还有「公开透明」赞不绝口,说「这是中国制度的优势」。

新冠病毒、世卫组织、中国

在新冠肺炎危机爆发之前,世卫组织的亲华态度虽然看着让人火大,但还没有具有实时危险性。世卫组织对待台湾的立场开始变得特别重要。12月31日,台湾告知世卫组织,武汉出现一种由类似非典的病毒引发的新型肺炎,可致人死亡,台湾当局针对这条消息,马上采取了行动。当天晚上,台湾开始检查来自武汉游客的健康状况,此举令台湾免受新冠病毒造成的更严重后果的影响。但是,世卫组织无视台湾提供的消息,只是因为消息来自台湾。现在世卫组织却声称在12月31日当天,中国也向世卫组织通报了武汉出现一种「不明原因肺炎」。也许中国的电子邮件是在台湾之后发出的,但重点是世卫组织对这个问题轻描淡写。

2020年1月,谭德塞一直拒绝接受建议宣布新冠肺炎进入全球公共卫生紧急状态。1月22日,他仍然宣称:「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中国的紧急问题,但不是国际的紧急问题,尽管将来也有可能会变成国际问题。」直到1月30日他才宣布新冠肺炎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但他明确指出:「我们发表这份声明无意质疑中国。相反,世卫组织完全信任中国,中国一定能将疫情控制住。」

据《新闻周刊》报道,中情局声称,世卫组织并非只因不称职而推迟预警,也并非只是为了支持中共的政治宣传。中情局认为,世卫组织故意为中国囤积口罩(中共已经预料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赢得了时间。

无论如何,正如法国日报《世界报》(Le Monde)所说,世卫组织对疫情所作的所有反应「都由中国来定」。世卫组织一贯充当极权政权的代言人,这本来已经够糟了,面对这场全球性的致命危机,世卫组织更是对中国和中共俯首帖耳,导致无数人丧命。对于国际社会而言,重新审视世卫组织所发挥的作用以及它与中国的关系刻不容缓。

 

马西莫·英特罗维吉 (Massimo Introvigne)

马西莫·英特罗维吉,1955年6月14日生于罗马,意大利宗教社会学家。他创立了新兴宗教研究中心(CESNUR)并担任主任,该研究中心为研究新兴宗教团体的学者提供了一个国际网络平台。英特罗维吉教授在宗教社会学领域着有大约70本着作以及一百多篇论文,也是《意大利宗教百科全书》的主要作者。与此同时,他是《跨学科宗教研究期刊》编辑委员会成员之一,也是加州大学出版社《新宗教》杂志的董事会成员。 2011年1月5日至12月31日,他曾任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SCE)「打击种族主义、仇外心理以及歧视(尤其关注对基督教等宗教团体成员的歧视)的代表」。 2012年至2015年,他出任宗教自由观察站主席,该组织是意大利外交部为了监督全世界宗教自由问题而创立的。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