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 Welcome to
焦点要闻

邪教名单——宗教迫害的重要工具

香港学者爱德华•艾恩思(Edward Irons)

 

马西莫·英特罗维吉(Massimo Introvigne)

 

香港学者爱德华·艾恩思(Edward Irons)解释了某些团体被列为邪教(非正统教义)遭到禁止的历史原因,并阐述了被列入邪教名单就意味着成为政府主要迫害对象的事实。

爱德华·艾恩思是香港著名的中国文化及宗教研究员、顾问及作家。他专门研究一贯道和其它中国新兴宗教,并从事领导力研究。他于2000年获得神学联盟研究学院的博士学位,2003年创办香港文化商业与宗教研究所,并一直担任该研究所的负责人一职。

艾恩思深入研究了被国民政府和中共政府定为「邪教」或「非正统教义」的某些宗教团体所遭受的打压。这些概念总是很含糊,连学者都不甚清楚。近日,《寒冬》专访了艾恩思博士。

我们都知道「非正统」宗教团体在中国帝制时期开始遭到打压,邪教这个说法起源于明朝。不过,今天我们不会从那么古老的年代谈起,我们就从20世纪30年代中华民国对某些宗教的镇压开始谈起。这可能让一些人感到意外,因为国民政府毕竟不同于中共政府,也没有公开声明其是无神论者。那么,当时有哪些团体遭到了迫害?它们为什么会遭到迫害?

20世纪30年代的事件为中共掌权后继续打压非正统宗教团体提供了一个历史背景。要寻找反宗教情绪的起源,我们甚至可以追溯到晚清时期。从晚清,也就是19世纪下半叶左右开始,在大多数受过教育的中国人中间逐渐形成了一种反迷信、反传统的知识分子热潮。许多知识分子所宣扬的「现代化」理论中,诸如扶乩请仙、顶礼膜拜等流行的宗教活动毫无立足之地。与之不同的是,1927年上台的国民党(KMT)提出一种理性的意识形态。此外,人们普遍认为佛教等有组织的宗教是落后的,阻碍了中国向现代化国家转变。人们认为寺庙占用大量土地是不公平的,认为僧侣文化程度低,而且他们的宗教信仰并不真诚。中华民国宪法第6条规定有「信仰自由」。与此同时,政府也严格地坚持政教分离的政策。

因此,1927年至1931年间,中华民国政府正式发起了一场反迷信、反对制度性宗教的运动。政府尤其不断拿佛教开刀,陆续在各地零零星星地到处没收佛庙与地方神庙的财产。这场运动被看作是自1919年以来强大的民族主义运动的产物。这一运动旨在使中国变得现代化。当时反传统反迷信的情绪非常强烈。国民党将这种反迷信的态度转化为政策,就像1949年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一样。直到1934年国民党领导人蒋介石(Chiang Kai-shek,1897-1975)发起精神信仰运动——新生活运动时,这场反迷信运动才结束。

国民政府重点关注已被承认的佛教。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许多有组织的新宗教团体兴起,有佛教团体、道教团体,还有基督教团体。我认为在这些团体当中,除了一贯道以外,其它的都不足以引起国民政府的关注。

20世纪50年代,中国共产党(CCP)上台执政后,再次对某些宗教团体进行了大规模打击,特别是针对一贯道这个信徒众多的非基督教新兴宗教团体,该团体有数百万信徒被抓捕。中共政府为什么要打压一贯道呢?您能告诉我们怎么回事吗?

一贯道是中国本土宗教,其现代形式最早可以追溯到20世纪30年代,融合了其它宗教,有很深的中国百姓信仰根基。据一些消息来源称,1947年它就已经发展到拥有1200万信徒。在1951年至1953年镇压非正统团体和反动会道门(fandong huidaomen)的运动中,一贯道遭到取缔和疯狂地打压。虽然其它团体也遭到打压,但一贯道是政府打压的主要对象。数百万忠实信徒被捕,一些领袖被关进监狱,根据某些记载,他们遭到公然地杀害。短短几年间,中国大陆本土宗教一贯道被彻底取缔,只能成为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文化留在人们朦胧的记忆里。一贯道现在仍然活跃于台湾,裂变成许多个分支派,拥有约80万信徒。在香港、韩国和日本,整个东南亚,还有欧洲和北美的大多数国家都可以找到一贯道佛堂、佛堂群的影子。

为什么一贯道遭到如此严重的迫害?众所周知,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对所有宗教都持敌对态度。此外,宗教领袖与统治阶层素有来往。在一贯道的案例中,该团体在抗日战争中迅速发展,特别是在日本占领下的中国地区。它的快速发展使人们怀疑,该团体是否与日本人扶持的傀儡政权有特殊的关系。日本刚一投降就有谣言称一贯道与日本有勾结。所以,一贯道不仅是一个规模庞大、有组织的宗教团体,而且还被视为卖国贼。

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情况变了,所有的宗教都遭到迫害。之后,情况又变了……

20世纪60年代初期是中共政府公然对抗各类宗教的时期。随着1979年开始的经济改革,这种敌意才得到缓和,但宗教仍是一个不可忽视的话题。宗教冲击,如1999年法轮功示威活动以及农村非官方基督教的迅速崛起给政府带来了挑战。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政府只是选择性地迫害一些特定的宗教团体。政府宣布这些团体为非法团体,这些团体遭到多个安全部门的镇压。这种有针对性的迫害不同于20世纪五六十年代,政府全面取缔思想和行为上被视为属于有害或虚假的「宗教」。现在政府又把焦点转移到被认为是因有害而成为非法的特定团体。当然,从1983年取缔「呼喊派」开始,中国境内的个别团体也遭到了禁止。

把某些团体挑出来列为邪教是怎么开始的?

自1999年法轮功事件发生后,公安局成立了一个新的部门专门打击邪教团体:公安部反邪教组(gonganbu fanxie jiao zu),别称「610办公室」。 2000年11月,又成立了中国反邪教协会(英文名为「the China Anti-Cult Association」,简称CACA)。我们应该将这些政府机构和致力于打击「邪教」(cults)的海外民间社团区别开来,虽然这些政府机构将「反邪教」这个词翻译成英文中的「anti-cult」。事实上,这些中国机构都是反邪教(xie jiao)的。CACA向外宣称为一个非营利公益组织,但事实上,媒体似乎将其发出的通告当成政府颁布的官方公告来对待,例如2014年6月4日刊登的关于邪教的头版文章。

您对中国的邪教名单进行了全面研究。这些名单是如何拟定的?

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非法团体和被禁团体被归类为邪教加以控制。20世纪90年代,中共政府拟定了一份具体的名单,明确了哪些团体被划分为邪教。这份名单引起了国际媒体的极大兴趣。第一份名单上的团体极为广泛,包括如戴维教派(Branch Davidians)和奥姆真理教(Aum Shinrikyo)等海外团体。第一份名单关注的是有潜在危险的海外团体;而且「xie jiao(邪教)」一词成了与其它国家使用的「cult(邪教)」的含义类似的词语。但在1995年,该名单的范围扩大了,那些不仅仅被视为危险而且离经叛道的团体也被列为了邪教。离经叛道在这里的意思是它们的教义不遵循中国五个官方认可的宗教团体——基督教(三自教堂)、天主教、佛教、道教和伊斯兰教的教义。许多未经批准的团体都是从基督教传统中演变而来的本土教派;第一份名单上只有清海无上师这一个团体是中国大陆以外的团体。同年晚些时候,名单范围再次扩大,更多本土的基督教团体,诸如天父的儿女(爱的家庭)和统一教等海外团体也被列为邪教。1999年的法轮功事件中,成千上万的信徒包围了最高领导人在北京的官邸,引起政府对邪教的思考。法轮功这个有组织的、曾获得政府支持而得以发展的团体,第一次被视为对中国,尤其是对中共构成威胁。1998年公安部将法轮功定为邪教。也许是为了澄清邪教的含义,1999年中共通过立法决议正式确定邪教组织为非法。正是在这个时候,「610」反邪教机构成立。随后,国务院于2000年设立了一个独立的办公室体制来处理邪教问题。1995年,政府公布了最新的邪教名单。该名单包括呼喊派和全能神教会等18个宗教团体。

当前的邪教名单都有哪些团体?

2017年9月18日,改版的中国反邪教网站重申了2014年公开列为邪教的被禁团体名单。在20个团体中,有11个团体被视为「危险」:1. 法轮功(Falun Gong)2. 全能神教会(The Church of Almighty God)3. 呼喊派(The Shouters) 4. ⻔徒会(The Disciples Society)5. 统一教(Unification Church)6. 观音法⻔(Guanyin Method)7. 血水圣灵(Bloody Holy Spirit)8. 全范围教会(Full Scope Church)9. 三班仆人派(Three Grades of Servants)10.灵仙真佛宗(True Buddha School) 11.中华大陆行政执事站(Mainland China Administrative Deacon Station)此外,该网站还警告公众「要警惕」另外九个团体:灵灵教、被立王、天父的儿女、达米宣教会、新约教会、世界伊莱贾福音宣教会、主神教、远遁佛门和华南教会。从这个名单中可以看出,邪教团体似乎被分成了两类:重要(「危险」)团体,有11个,其它团体,有9个,总共20个。

被列入邪教名单的后果是什么?

被列入邪教名单意味着该团体不能被视为「宗教」,只能被视为非法组织。因此,这份名单对人们看待新兴宗教的观点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被列入邪教名单意味着凡跟名单上的团体有联系的个人,都会遭到国家的全力迫害。《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00条规定:「利用」邪教,即参与邪教,属于犯罪,可判处3至7年或以上有期徒刑。处罚力度与20世纪50年代全面打压一贯道及其它宗教团体很相似。对于法轮功来说,有一贯道的前车之鉴,生存的唯一途径就是逃到海外,远离中国政府的直接控制。很多组织因为被视为非法,信徒被迫「转移到地下」。最后,邪教名单上的宗教团体和被认可的宗教成了截然相反的两个概念。结果,既不属于邪教也不属于被认可的宗教的团体就陷入了无法被界定的窘境。一些宗教团体急于摆脱被列入邪教名单的危险。包括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和山达基教会在内的海外宗教已开始与中国政府协商,表达他们的和平意愿。最终,这些被广泛宣传的邪教名单为学者提供了一个研究官方政策的宝贵渠道:什么样的宗教信仰行为才能被接受,什么样的团体会遭到打压、迫害。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