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 Welcome to
焦点要闻

不造假连同家人都受害 疫情正能量新闻主人公揭中共胁迫手段

中共宣传机构忙于制造抗疫相关的「暖新闻」,宣传「个人牺牲」和「政府功绩」,以操纵舆论。

官媒不断报道医护人员自愿驰援武汉并配以相似的摆拍照片(网络图片)

 

现在,中国互联网充斥着「爱国」「团结」「积极向上」的言论,中共宣传机器投入时间和精力来「医治」起初民众对政府处理疫情不当的抗议。

2月18日,中共中央政法委曾发出通知,要求「推出更多有温度、有泪点、有人情味的『暖新闻』」以制造「正能量」。从此之后,官方媒体不再宣传疫情「可防可控」,转为讴歌抗疫一线好人好事和中共强大的执行力。

「正能量」的概念自习近平提出以后,已成为中共的常用词,也是中共政府网络审查与舆论管控工作的核心,政治正确的言论被认为是「正能量」,与之相反的言论则被称为是「负能量」,遭删除或屏蔽。

几位在疫情期间制造「正能量」「暖新闻」的当事人向《寒冬》讲述了他们的经历。

违心的宣传者

曾被派往武汉支持的医护人员英子(化名)回到家已经两个月了,返回本地后她并不消闲。在政府人员的监督下,她正忙于讲述自己抗击疫情的经历,宣传「正能量」。她得写文章,经宣传专人加工、修改后,以宣传党的功绩,她还被要求在各种会议上没完没了地继续传递「正能量」。

1月底,医院要求她去武汉支持,尽管家人强烈反对,英子还是违心地签下了「请战书」,她别无选择:如果不去就会受处罚。

官方媒体用这种「请战书」制造「暖新闻」,强调中国各地医护人员自愿去武汉支持,把抗疫期间死亡的医护人员描绘成「光荣牺牲」。今年1月,网络上到处可见类似「这些请战书,看一次哭一次」「『请派我去战斗!』八旬老医生写请战书申请驰援武汉」的文章。但不少医护人员透露,申请派往武汉并不都是自愿的。

出发前,市政府安排官媒采访,医院领导提前让英子背台词说自己是自愿去的,英子只好照做。

「如果拒绝就会遭整治,以后有关晋升或提升工资的事就轮不到我。」英子说。

一到武汉,她就意识到疫情超乎想象的严重,但那时已无路可退。「医院物资不够,防护服的质量超级差,一穿就破了,更夸张的是我戴的口罩,没有多久,一边的挂线就掉下来了。」英子回忆道,「每天都看到火葬场的车来来往往,但新闻不会报死亡真数。」

这些真实情况都被视作「负能量」禁止医护人员透露,即便对家人也不行,一旦透露出去就属于「泄露国家机密罪」。

从武汉回来后,英子被安排在一家酒店自我隔离,她不能随便接受记者采访,但当安排她接受采访时,就让她只能传递「正能量」。

「我们的前途都在政府手里,只有听党话才能保证前途。」英子总结道。

如英子一样,河南省一位女士违心地成了「暖新闻主人公」。因家中有武汉返乡人员,这位女士被迫与家人一起在家自我隔离,政府在其家门口挂上「家有武汉返乡人员,请勿靠近」的条幅。当朋友、邻居把食物等物资送到她家门口时,政府人员就拍照发到微信上,鼓吹说出于「对老百姓的关爱」政府供给这些物品。

被威胁撒谎

一名1月份被招募到武汉支持的工人也有相同的经历,当他和同事们得知要去医院支持时,出于担心自己的安全他们拒绝前往,但政府人员却威胁,如果不去就将他们全家人户口拉入黑名单,之后他们被迫改变了主意。

「看到各医院每天一车车病人拉进去,一车车的死人拉出来。」这名工人回忆说,在武汉他和同事都活在高度恐惧中,有时人承受不住繁重工作和精神压力就崩溃痛哭。尽管这样,公司负责人仍要求他们传递「正能量」,在安排好的官媒采访中,让他们说对政府有利的话,否则说错一句话就会「惹上麻烦」。于是,工人们接受记者采访时,笑称自己是自愿前来支持的,「就是不给工钱也会支持武汉」。

工人们回到家后,公司负责人再次警告他们要对疫情真实情况守口如瓶,包括对家人,如果「泄露国家机密,就把全家人拉入黑名单」。

 

寒冬记者  白林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