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 Welcome to
焦点要闻

马克•塔兰特律师:为德鲁•帕夫洛而战,还击中共的“纳粹策略”

日前,代理被昆士兰大学开除的学生状告中国驻布里斯班总领事一案的澳大利亚律师公开表态。

作者:马西莫·英特罗维吉(Massimo Introvigne)

 

马克•塔兰特(右)和德鲁•帕夫洛

 

马克·塔兰特(Mark Tarrant)在香港长大,在悉尼从事律师业务。他免费代理昆士兰大学(University of Queensland,下称昆大)的学生德鲁·帕夫洛(Drew Pavlou)状告中国驻布里斯班总领事的案件。德鲁·帕夫洛因公开批评中共而被开除

塔兰特先生,这次的案件跟上次反对德鲁被他就读的大学开除一案有所不同,是吗?

是不同。2019年10月14日,德鲁·帕夫洛向布里斯班地方法院(Brisbane Magistrates Court)提出申请,请求法院向中国驻布里斯班总领事徐杰发出「和平与良好行为令」(一种限制令),并于2019年10月30日向昆士兰警方投诉徐杰进行有组织的犯罪活动。听证会定在2020年7月24日举行。

为什么一个20岁的学生要状告代表一个强国的外交官?

2019年7月24日,昆大有一小群学生在校园内组织和平活动声援香港民主,捍卫维吾尔人和藏人的权利,随后被五六百人包围,并遭到恶意攻击。据昆士兰警方估计,那些人是「新红卫兵」,领头的是中共特工。

次日,《环球时报》(The Global Time)刊登中国驻布里斯班总领事徐杰发表的声明,徐杰力撑前一天在昆大向追求民主的学生施暴的中国留学生,并点名德鲁·帕夫洛在内的两名学生领袖,直指他是「澳大利亚人」,而另一名学生领袖的「国籍未得到证实」。

帕夫洛随即收到数百个死亡威胁,他认为总领事徐杰应对此负责。

您对《环球时报》有何看法?

德鲁·帕夫洛状告中国总领事一案的专家证人白杰明教授(Professor Geremie R. Barme,也译作杰里米·R·巴梅)将《环球时报》形容为「中共官方路线的喉舌媒体」。他说,《环球时报》「以煽动性的言论,以及双重思想对中国社会和全球事务进行报道和评论,让人不由得联想到尤利乌斯·施特莱彻(Julius Streicher)发行的《冲锋报》(Der Sturmer)。该刊物是一份臭名昭著却颇具影响力的德国宣传报纸,直到上世纪二十年代二战结束纳粹政权垮台才停刊」。

您将中国的中共政权比作德国的纳粹政权,好像挺坚定的。可否解释一下?

中国与第三帝国(即纳粹德国,是德国于纳粹党所统治下的时期)的相似之处并不止于《冲锋报》。中国今天的罪行与1946年—1947年纽伦堡审判对前纳粹政权成员的军事起诉书所列的罪行如出一辙。

美国首席战争罪检察官(Chief of Counsel for War Crimes)特尔福德·泰勒(Telford Taylor)在纽伦堡军事法庭起诉书中解释第三帝国战前的商业活动和工业活动是如何「处心积虑地通过削减美国境内某些战略产品(包括现代抗生素的前身硫磺药)的产量来削弱美国这个当时的民主国家武器库」。中国现在使用与战前纳粹德国几乎一样的恶毒商业手段控制着世界上大多数战略产品,并通过华为渗透民主国家。人们甚至认为,中共已经研究过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National Socialist German Workers’ Party,俗称纳粹党)的战前战略并占为己用。

正如特尔福德·泰勒所解释:「党卫队的犯罪活动范围之广,规模如此之大,整个德国乃至全世界无人不知。」然而,几乎没有一个国家作出反应。第三帝国的恐怖行径在今天的中国重现。

您一直强调中共强摘器官就是证据……

我发现关于中共为获取(harvest)器官而杀人的犯罪行为的描述令人深感不安。「harvest」这个词呈现的是正面形象,例如收获农作物,使小区获益,丰收节,收获月,等等。「harvest」能帮助人类维持生命,中共却在谋财害命。当年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说「这对我们有什么影响?如果你觉得看着不舒服就不要看」这句话时,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听从他的建议?

「中国法庭」(即调查中共强摘器官的独立人民法庭)于2020年3月1日在伦敦发布的终审判决书称,「一名教师……因其『反革命』思想而被判死刑,枪决由三名军人行刑……其中两名军人将她左右夹着……而第三名军人故意朝她右背而不是左边心脏处开枪。多年后,其中一名军人告诉本案证人……接到命令让她不要马上死亡……在她死之前必须要把肾摘下来。」因为军医希望能获取两个高质量的肾,「而且是在活人身上摘下来的肾」。2016年8月4日,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国会议员戴维·舒布里奇(David Shoebridge)在主办反映中共强摘器官罪行的纪录片《难以置信》(Hard to Believe)放映活动时说,一名澳大利亚病人告诉新南威尔士的医生,说他不需要再排队等待肾脏捐赠者,因为下周一有个中国犯人被枪决。

确实令人难以置信。为什么会有人对其他人做出这种事?

当年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看到寄生的黄蜂幼虫钻进毛毛虫体内活吃毛毛虫时,他对「个体生命不可侵犯」的信心(这是西方文明的基础)从此荡然无存,他后来得出「优胜劣汰」的结论。卡尔·马克思(Karl Marx)对达尔文这个结论深信不疑。中共统治中国70年,对百姓没有半点同情心,生灵涂炭,导致7000万老少妇孺无辜丧命。在中国大陆践踏全国人民的权利还不算,中共正迫不及待地要彻底摧毁西方文明。西方文明的柱石之一是民主,而民主使基督教信仰得以付诸实践,即我们每个人,包括弱者和被剥削者,都是按照上帝的形像造的。中共不接受这样的信仰。美国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 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的政策分析员亚历山大·鲍(Alexander Bowe)解释说,中共将民运人士定为威胁其统治的「五毒」之一(其它四「毒」分别为维吾尔人、藏人、台独支持者以及法轮功学员)。

帕夫洛案变成了澳大利亚举国上下思考澳中关系的时刻。总的来说,澳大利亚对有关中国侵犯人权的新闻有何反应?

不是人人都对纳粹的罪行深恶痛绝,同样,不是每个人都看不惯中共的罪行及其愈演愈烈的侵犯人权行径。赫德利·托马斯(Hedley Thomas)在 《澳大利亚人报》(The Australian)上发文,将香港的民运人士描述为「蒙面恐怖分子」。俞小丹(Cindy Yu)在《旁观者》(The Spectator)网站上撰文称:「总之,中国不适合民主。」她这篇文章还刊登在《澳大利亚旁观者》(The Spectator Australia)上。她无视中华民国(即台湾)的华人有史以来第一次享受到民主。这些作家还有他们的编辑,甘愿在西方卖力地充当中共的「鼓吹者」,搞不清楚他们是何居心。

为什么帕夫洛案这么重要?

中共受仇恨思想驱使正试图去除澳大利亚校园里的法治,只有少数澳大利亚人没有被这个杀气腾腾的政权吓倒,德鲁·帕夫洛就是其中一个,他志愿捍卫我们的神圣权利。让我再次引用白杰明教授的话,他是这么说的:「澳大利亚被中国政府视为一个测试案例,它要用中共的国际行为试一试中国越来越嚣张的国家策略在『西方世界』能走多远。中国留学生和其它参与者带头用中共官方以及《环球时报》等宣传新闻媒体释放的煽动性言辞来暴力恐吓、威胁澳大利亚人民和在澳大利亚留学的其它学生,理应引起警惕。如果澳大利亚政府和有关部门对事态不表示深切关注,不公开抵制,那么我们的独立法律机构和自由媒体一定要挺身而出。」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