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 Welcome to
焦点要闻

德鲁•帕夫洛:他批评中共,现在他就读的澳大利亚大学要开除他

一名20岁的澳大利亚学生成了中国政府的眼中钉。针对他采取的行动让世人领教了中共是如何操控大学院校的。

作者:马西莫·英特罗维吉(Massimo Introvigne)

 

德鲁•帕夫洛(Drew Pavlou)

 

世界上最有名气的大学生可能非德鲁·帕夫洛(Drew Pavlou)莫属。在他谴责中共践踏香港、西藏、新疆的人权行径后,昆士兰大学(University of Queensland,下称昆大)决定开除他。此时正值新冠肺炎大流行,国际社会对中国渗透西方的行径纷纷作出反应,德鲁的案件成了轰动一时的事件,《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和《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等媒体争相报道他的遭遇。

中共的霸凌政策受挫不是头一回。总部位于布里斯班的昆士兰大学是澳大利亚的第五大名校,即使这是一所享有卓越学术成就的高等学府,现在也受到了严厉批评。整个事件正揭开中共在国际上通过诸如孔子学院此类校内机构操控大学院校的面纱,这些机构本应是教授汉语言与汉文化的中心,却被曝广泛用来进行宣传和间谍活动。日前,德鲁·帕夫洛向《寒冬》透露了一些之前外界未曾得知的真相细节。

德鲁,你是昆大的一名20岁学生,中共决定通过《环球时报》和其它宣传渠道公开打击你。一个全球超级大国居然要对抗布里斯班一名年轻学生,怎么会发生这种怪事?

那是2019年7月的事了。之前我从来没有参加过公开抗议示威活动,但我看了很多关于香港的报道,并开始关注反映藏人和维吾尔人真实情况的报道。我还意识到,由于昆大与中国的关系,这些都是禁忌话题。所以我组织了一次小规模示威活动。刚开始只有15名学生参加活动,可当天活动结束时却增加到了60人。

听说你被亲共歹徒给打了,是吗?

是的,我们遭到了袭击,有些学生被撞倒在地遭到殴打。那天,刚开始只有300个左右亲共分子,活动结束时他们大约有500多人,10比1,我们寡不敌众。虽然也有昆大的中国留学生想维护中共,但警察告诉我们,大多数反对我们抗议活动的人不是学生,一些戴着口罩、墨镜的肯定是暴徒。这是一次有组织的袭击,有一小撮领头的在明确指示其它人。没想到的是,一次小范围的抗议活动最后上了《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的报道。

袭击事件发生后,昆大有没有表示声援?

不但没有,他们反而开始暗地里想办法对付我,还告诉我不要再组织反共抗议活动。我们原定于2019年7月31日中午12点组织第二次抗议活动。「巧的是」,2019年7月31日中午12点我接到通知,被要求参加一个不相关的纪律处分听证会。

不相关,的确如此。昆大声称,在一件与中国不相关的事情上,你在学校有行为不端的表现。

很明显,示威活动过后,他们开始监视我,还准备起诉我,指控我盗窃,因为我在校内的商店里拿过一支笔,用那支笔写过东西,然后放回货架上,还指控我在网上一个热门辩论群组就一个我认识的学生的自杀事件发表评论时使用了不恰当的语言。澳大利亚相当出名的查尔斯特大学教授克莱夫·汉米尔顿(Clive Hamilton)对相关指控进行了调查,发现这些指控都是鸡毛蒜皮的事情,荒唐至极。很明显,昆大针对我是因为我组织了反共活动。

为什么一所知名大学会做这种事?

这就是问题所在。昆大与中国、中共的关系都非常密切,在英语国家当中可能是世界上对中共最友好的大学,学校所设的孔子学院对昆大如何谈论中国影响很大。昆大的校长彼得·霍伊教授(Professor Peter Hoj)2018年之前一直担任汉办的高级顾问。汉办是一个中国政府官方机构,负责管理全球各地的孔子学院,曾得到中国时任副总理的嘉奖。中国驻布里斯班总领事徐杰是昆士兰大学的名誉教授,虽然遭到批评后(与我的案例有关)校方宣布不再续聘他,但也许更重要的是,昆大承认「中国学生交纳的费用约占学校总收入的20%」。归根结底,这很大程度上跟钱有关。

你对此审查作何反应?

我起诉总领事徐杰,他要为袭击我的事件负责。我决定竞选昆大参议院学生参议员代表一职。校方支持另一名候选人,这名候选人声称如果我当选,将损害(学校)与中国的关系,并将此定为竞选重点。我还受到死亡威胁,在竞选期间遭到人身攻击。欺人太甚的手段再次适得其反,我当选了。选举结束了,但针对我的威胁仍在继续。我在网上发表讽刺孔子学院的作品,昆大因此聘请顶级律师事务所克莱顿尤治(Clayton Utz)威胁我,声称如果我不马上删掉相关帖子就起诉我,索要巨额赔偿。今年2月,昆大参议院举行第一次会议。大家都希望这次会议重点关注新冠肺炎,以及校方应如何保护学生免受病毒感染,结果会议关注的不是这些,而是主要讨论如何让我下台(结果失败了),甚至宣布我当选(学生参议员)无效。

新冠肺炎大流行是否多少缓解了紧张气氛?

事实上,疫情令气氛变得更紧张了。我参加活动,抗议昆大迟迟不阻止校园公共活动(防止疫情),还在校长霍伊的办公室门口和孔子学院门口贴了纸条。我马上遭到指控,说这是反华种族歧视,可实际上我只是批评孔子学院代表的是中共,而不是中国人民。我本人非常同情和尊重中国人民。在封城期间,就在我起诉中国总领事徐杰的前几天,我收到了一份长达186页的指控文件,声称要开除我,并传唤我出席5月20日的听证会。起初,昆大声称我无权请律师为我辩护。托尼·莫里斯(Tony Morris)是澳大利亚最有名的律师之一,在他提出免费为我辩护、为我发声之后,现在好像他已获准参加听证会。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昆大)将在6月份宣布判决结果,我对此并不乐观,因为执行昆大纪律处分制度的人就是最初要打击我的人。但如果我被开除了,这将对我今后的生活和职业生涯带来灾难性的后果,我的律师一定会将我的案子提交民事法院,如果有必要,甚至递交至昆士兰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 of Queensland)。我相信,真正客观公正的法官一定会伸张正义。

澳大利亚呼吁对新冠病毒起源进行独立调查,中国现已作出报复,暂停进口四家澳大利亚大型肉类供货商的产品。这对你的案子有影响吗?

我认为,澳大利亚精英阶层正发生内战。有些人出于经济原因想安抚中国,有些人则意识到,我们不能再任由中国欺负被它经济勒索。我的案子是这场内战的一部分,判决结果如何真不好说。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