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 Welcome to
焦点要闻

信仰“邪教”即获刑入狱——但到底什么是“邪教”?

 

作者:马西莫·英特罗维吉(Massimo Introvigne)

 

香港学者艾恩思博士汇集的当前邪教名单

 

自明朝末期开始,中国就已经使用“邪教”来划定政府不喜欢的宗教团体。这些团体历来受到残酷镇压,但是至于什么是邪教,其答案甚不明确。

 

2018年7月27日,《寒冬》曾发布一份中共秘密文件,该文件详述了其以“消灭”所有被列为“邪教”的团体为目标的大规模行动。然而,到底什么是邪教呢?中文的“邪教”在中国官方文件中被译为英文的“cults”或者“evil cults”。但是,这种翻译是错误的,并且与其意图表明“邪教”问题并非中国独有而是国际性问题。事实上,“邪教”的概念产生于明朝,更准确的翻译是“heterodox teachings”(「非正统教义」)。明朝“邪教”的说法,起源于百年来中国千禧年主义者试图推翻政府的运动。其中有些团体对当时的帝国构成切实威胁,但其它团体则基于各种政治或宗教因素被禁止。当时是由皇帝决定什么教义是“非正统教义”,“邪教”名单也以神学和政治因素为依据。例如,1725年,整个基督教被划为“邪教”,但1842年,迫于西方的政治和军事压力,基督教从“邪教”名单上消失。

 

中华民国政府和中共政府均继承了这一古老的概念和政策。台湾临时戒严时期曾利用“邪教”分类,20世纪50年代中国大陆也使用此手段大规模迫害庞大的中国非基督教新兴宗教团体“一贯道”,那次迫害如今可能早已被人遗忘,但事实上,它却成为随后镇压其它团体的范本。据警方报道,在1953至1954年主要针对“一贯道”的反邪教行动中,82万“领袖和组织者”以及1300万跟随者被抓捕或受到其它方式的迫害。

 

不过,在当时的行动中,“邪教”这一术语并未被广泛使用。正如宗树人(David Palmer)教授所言,当时中共更倾向于称那些受迫害团体为“反动会道门”或者“封建会道门”,这类标签反映出毛泽东(1893-1976)的观点,他认为在中国历史上其实有些会道门扮演了进步而非反动的角色。之后,“会道门”被用于强调被禁团体并不是“真正的”宗教,而是类似于有组织的犯罪,并且不属于中国宪法在理论上承诺的宗教自由的范畴,尽管其可能戴着宗教的面具。

 

然而,20世纪90年代,“邪教”再次成为使用频率最高的术语。香港学者宗树人爱德华·艾恩思(Edward Irons)认为,“邪教”标签再次超过“会道门”被普遍使用,是因为中共试图博得西方反“邪教”(“cults”)人士以及主流基督教会的同情,那些教会惧怕来自被其称为异端的基督教新兴宗教团体的竞争。但是,20世纪90年代末,一些事件让中共感受到法轮功是其危险的竞争对手和敌人。此时,“邪教”,译为“邪恶的异教”(“evil cults”),其系统化理论才开始出现,正如前文所说,中国政府自己采用这个翻译,但是事实上译为“heterodox teachings”(“非正统教义”)更为准确。

 

进而,1999年中国刑法中新增了“利用邪教”这一罪名,专门处理“邪教”问题的特殊警察单位——“610办公室”由此产生(因其成立日期为1999年6月10日而得名),与中共有直接关系的中国反邪教协会(同样,该组织英文被译作“Chinese Anti-Cult Association”)在中国各地以及海外华人散居中心纷纷建立起分会。当这些措施付诸实践时,以往编排官方 “邪教”名单的做法早已再次兴起,国家制定的首个邪教名单公布于1995年。

 

中国刑法第300条规定“利用邪教”这一罪名可被判处三至七年有期徒刑甚至更重的处罚。所以,弄清楚第300条法律条文中“利用邪教”的具体所指很重要。虽然中国法庭的判决书并未完全在网络上公布,但是在网络上公布的判决书已有数千份之多。其中,大量判决书显示,邪教成员被依照刑法第300条判处长期监禁(通常超过7年)。从这些判决书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利用邪教”被解读为以任何形式“参与邪教”。虽然对带领的量刑更重,但是担任带领绝不是被认定犯有第300条所规定的“利用邪教”罪的必要条件。事实上,被发现持有全能神教会的书籍或者试图传别人信全能神(全能神教会是被列为“邪教”且遭受最严重攻击的团体之一),就被视为有充足的证据表明犯有刑法第300条所述罪行并可予以相应处罚。

 

在中国,向警方举报“邪教”成员的姓名或者提供信息帮助警方实施抓捕的人会得到金钱奖励。同样,对“带领”悬赏更高,但是举报普通信徒的人也会得到奖励。中国相关政府部门及当地媒体都在或曾在网上张贴举报有奖详情表。

 

邪教”被中共列为非法并定为危险组织这一事实已昭然若揭,但“邪教”的定义却远不及其明确。迄今为止,尝试改进2000年对邪教的定义并包含其标准的最新成果是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于2017年1月25日联合发布的《关于办理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其中第一条将邪教定义为:“冒用宗教、气功或者其它名义建立,神化首要分子,利用制造、散布迷信邪说等手段蛊惑、蒙骗他人……控制成员,危害社会的非法组织。”

 

在实际运用中,根据这一广泛定义,所谓 “邪教”是指被中国当局列入其定期更新的“邪教”名单中的团体。

 

中共内部对于如何解决 “邪教”问题持有不同观点。由政府管控的基督教协会即三自教堂中的牧师往往也是中共成员,他们以倍受尊崇的传统为根据,坚称“邪教”应该指否认传统宗教的基本真理的异端团体。尽管中共本身奉行马克思主义,但这些牧师仍相信他们能说服中共,唯有“好宗教”才能对抗不良宗教。而这个观点的前提是能够界定何为“不良宗教”。鉴于全能神教会等基督教团体如今在中国关于“邪教”的讨论中比较突出,他们提议使用传统基督教对《圣经》的讲解作为衡量标准,也就是说,“不符合圣经的”团体就是“邪教”。但是,当涉及到批判非基督教团体如法轮功时,牧师们就相对无能为力了,但是也许他们会进行模拟,称其与儒释道三教的传统教义相违背。

 

从某种程度上说,让一个官方无神论国家,依照耶稣基督的实质或“三位一体”的传统信条等标准来认真考虑并判定哪些宗教团体应该受到镇压,这是矛盾的。然而,中共内部有人认为虽然在遥远的未来宗教将会消失,但就目前来说,取缔“邪教”最好的办法就是推动三自教会这种亲政府的基督教的发展并利用其牧师的宣传。

 

此外,以一些中国学者为代表的人士提出第二种解决方案。这些人大多数是中共成员,专门从事对邪教的研究和批判,他们坚称“邪教”(“cults”)的问题在世界上很普遍,并不仅仅在中国存在。有些学者曾一度忙于推动对欧美标准反邪教著作的翻译工作,甚至邀请解洗脑专家来到中国。但是最终他们意识到了那种方法的缺点,那将造成一份很长的邪教名单,而中共政府和警方更倾向于集中力量对付他们认为对党和社会稳定真正构成威胁的少数团体。因此,后来“邪教”被译为“destructive cults” (“具有破坏性的异教”),这个词西方反邪教人士也在使用,或者译为更常用的“evil cults”(“邪恶的异教”),暗示并不是所有的“cults”(“异教”)都具有破坏性或者是邪恶的。

 

一些中国学者从西方反邪教主义引入洗脑的概念,称其是“具有破坏性的异教”的显著特征。这又是一个悖论。因为“洗脑”这个词最初是冷战时期美国情报部门为支持反中国的宣传而创造的词汇。洗脑是邪恶的中国共产党所做的事情。中国的法院,包括人民最高法院都尽量避免洗脑相关的争议,如上所述,他们将“邪教”定义为散播“迷信”即反对科学和社会主义的团体,称“邪教”并不是真正的宗教。事实上,“邪教”也被定义为“伪宗教”团体。

 

美国学者高登·梅尔敦指出,有必要强调的是,对中共和中国的法院来讲,“邪教”并不是宗教。西方基于宗教自由对其提出的所有异议都被以不相关为由而驳回。中国当局总是回应说中国宪法规定有宗教信仰自由,但“邪教”和宗教无关。

 

其实这种态度由来已久,并且也不是中国独有的。通常,每当有人提出异议说镇压“邪教”违反了宗教自由的时候,反对“邪教”的人都会回答“邪教”不是宗教。20世纪末“膜拜战争”中的反邪教阵营也采取了这种态度。而这种态度可以追溯到“膜拜战争”前至少一个世纪。19世纪时天主教曾在美国受到歧视和迫害,这是难以否认的。而与此同时,美国富有爱国主义的陈述将其刻画为一个以肯定宗教自由为基础而产生的国家。反对天主教的斗士,例如查尔斯·P·祈理魁(Charles P. Chiniquy,1809-1899),他曾是一位加拿大籍天主教神父,后来成为长老教会牧师,他坚信天主教不是宗教而是一个具有颠覆性的政治组织,一个商业帝国,或一个倡导不道德行为的犯罪骗局。只有借着声称天主教并不是“真正的”宗教,美国是宗教自由的国家这一形象才得以和美国存在反天主教的歧视行为相调和。

 

但是,在19世纪的美国这仅仅是一种说辞方式,当代中国对待“邪教”也是如此。由谁决定一个宗教是“真正的”宗教而另一团体仅仅是在“假冒”宗教?往往就如社会学家拉里·格雷尔(Larry Greil)于1996年所言,“宗教不是某种特定现象所具有的特征,而是一种文化资源,存在利益竞争的团体会为之争夺”。这种竞争在民主国家和独裁国家呈现出不同的方式,但都不是以科学的手段解决,而是通过权力解决。在21世纪的中国,公元二至三世纪罗马帝国法学家乌尔比安(Ulpianus,170-223)的格言仍旧贻害无穷,“国王之意愿即须认作法律执行”。中共就是新的国王,它决定哪些团体是邪教,并将他们置于宗教自由和人权的范畴之外。事实上,那些团体的成员被非人化,在中共的口号中说他们应该“像毒瘤一样被彻底铲除”。毒瘤没有权利,只能通过暴力铲除。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