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 Welcome to
焦点要闻

2014麦当劳杀人案:此案件并非全能神教会所为

张帆在庭审中

 

马西莫·英特罗维吉

中国媒体至今仍然声称,2014年在招远麦当劳餐厅发生的一就餐女子被杀害案件,归咎于全能神教会。学者调研表明此案件是由另一个宗教团体所为,与全能神教会没有任何关系。

 

极权主义政权总是怪罪于他们迫害的对象,中国政权也不例外。全能神教会(CAG)是一个中国基督教新兴宗教团体,在中国受到大规模的迫害。中国共产党发起大规模的假新闻运动,以证明其对全能神教会的迫害是正当的。反全能神教会的假新闻中,最臭名昭著的就是2014年5月28日,在招远麦当劳餐厅发生的一起女售货员被谋杀案,死者名叫吴硕艳(1977–2014)。不幸的是,谋杀案的确真实上演。该新闻虚假部分在于,当局称这起案件的实施者是全能神教会成员。

2017年,我作为西方专家,受中国反邪教协会邀请参加了分别在郑州和香港举办的会议。会议的主题是「邪教」的概念和全能神教会。我以开放的心态出席了会议,中国政府媒体的报道也对此表示认可。根据中国当局自己提供给我的文件以及其对外发布的文件,我(和其它学者)得出的结论是:麦当劳杀人案是另外一个宗教团体所为,这个宗教团体与全能神教会无关。它崇拜另一个在世的「全能神」,即一位神两个身体,它的两个女首领是吕迎春和张帆(1984–2015)。

吕迎春在庭审的时候说:「我和张帆是真正的『全能神』的唯一代言人,国家打击的是赵维山(全能神教会行政带领)信的『全能神』,而不是我们这个『全能神』,他们是假的『全能神』,我们才是真正的『全能神』。」 2015年,澳大利亚学者艾米莉·邓恩(Emily Dunn)在论证时说:虽然事发当时,麦当劳案的行凶者不是全能神教会的成员,但是他们有可能以前加入过全能神教会。然而,张帆在接受由政府控制的《凤凰卫视》采访时说:「我自始至终没有接触过全能神教会。」后来张帆和她父亲张立冬(1959–2015)一起被处决。

案发几天后,中国媒体错误地把这桩命案嫁祸给全能神教会。《英国广播公司》《每日电讯报》等西方媒体通过它们驻北京的记者报道了这桩命案。据我统计,截至2017年,约有两万家西方媒体将这起杀人案归咎于全能神教会。其它不同的声音则遭到了扼杀。直到2017年,在中国召开的反邪教会议产生了意想不到的结果——西方学者发表文章澄清:全能神教会与麦当劳谋杀案(以及中共媒体嫁祸的其它罪行)没有任何瓜葛。我发表了一份详细的调研报告,重现了吕迎春、张帆团体的历史,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或说是乏味的)与全能神教会无关的小团体。

2017年发表的学术文章没有完全改变中国媒体宣传占上风的情况,因为一些媒体在谈及全能神教会时,仍然把麦当劳谋杀案归咎于全能神教会。而其它媒体则引用了持相反观点的学术调研报告。

中共并没有完全停止散布假新闻。2014年,从该案件的庭审笔录里摘取出来的片段发表在《北京新闻》上,但在2017年学术调研报告出版后,它们便从互联网上消失了。但是,这些笔录片断存储在网络档案库和其它保存消失网页的档案库中,这些档案库不受中国当局的控制,并且这些页面仍然可以看到。

中共不时地想让麦当劳命案死灰复燃。张帆和张立冬已于2015年被处决,而吕迎春仍在狱中服刑,张帆的妹妹张航和张立冬的情人张巧联也因为共同谋杀罪而在狱中服刑。张航在庭审时表示她「没有好好信教」,而且对宗教都没什么特别的兴趣,而且前面也提到,吕迎春强烈否认她跟全能神教会之间有关系。中国媒体报道她们在狱中成功接受了「再教育」,参加猛烈抨击邪教的各种比赛,并获得了减刑奖励。一篇文章报道说,张巧联也接受了「再教育」。但显然,她面向媒体时并没有说很多话。毕竟,在麦当劳谋杀案发生前,她才加入这个组织八天

在中国媒体发表的几篇长篇文章中,通过附图我们看到,吕迎春和张航当着其它囚犯的面抨击邪教,而且还参加了监狱举办的各种比赛和表演。这些文章的内容格外引人注意。这是西方所说的「反洗脑」的翻版。然而,她们接受了「再教育」之后仍然没说她们曾是全能神教会的成员。

在这些介绍凶手接受「再教育」过程的文章中,「全能神」这个名屡屡被提及。意图很明显,就是要强调麦当劳谋杀案与全能神教会之间有关系。然而,通过多年的高强度的反洗脑,当局从吕迎春和张航口中能得到的仅仅是:吕迎春和张帆先后阅读了全能神教会书籍《话在肉身显现》。吕迎春没有提到这本书的名字,但暗示她曾在1998年看过全能神教会的书籍。张航说,2008年的一天,她的姐姐带回家一本书《话在肉身显现》,后来又拿到一本全能神教会的书籍《神隐秘的作工》。据张航称,后来张帆在「讨论『全能神』的互联网论坛」上与吕迎春相识,而这件事是他们这个宗派成型的关键。

显而易见,假新闻仍在发挥作用,仍在强调全能神教会的名称与书籍。但如果仔细阅读这两个人的证词的话,读者就能发现她们并不否认她们和张帆在庭审前和庭审时所说的话。

张帆也供认,2007年她「在家门口捡到一本『全能神』的著作」,觉得很有道理。在一次采访中,她还提到一本书,她称为《神隐秘的做功》。这本书可能是全能神教会出版的《神隐秘的作工》的翻版或盗版,除非她引用错书名。

就此我们可以怀疑,这两个人现在强调全能神教会书籍的重要性,目的是为了取悦监狱当局,但这并不是关键的问题。在中国发放的全能神教会书籍有数百万册,据艾米莉·邓恩说,有的甚至是留在「公共场所,如火车站,让路人自行发现」。如此一来,拥有全能神教会书籍的人也不一定是全能神教会的成员。在这次采访中,张帆还提到,在她读了这本书之后,她就开始关注全能神教会了,但是一直无法联系上。她解释说:「我自始至终没有接触过『全能神教会』,因为他们非常隐秘,我也找不到。」

我们可以问吕迎春同样的问题:强调自己看过全能神教会书籍的重要性,是否纯粹是为了从终身监禁减为有期徒刑所采用的狡猾的手段。然而,如果她曾觉得全能神教会的书籍有道理,那应该是持续很短一段时间。她在监狱接受采访时说,她在1998年看过全能神教会的书,然而,她却坚称,她在那一年就已经认定自己是「神长子」。她还说,「从小」她就认为自己「像神一样完美」。

在庭审时,她说:「我从小就知道我是『神自己』,1998年我看到全能神这本书里面有长子时,就认定自己就是长子了……最后,我发现我就是『神自己』。」「长子」一词是《新约圣经》中对耶稣基督的称呼(参看希伯来书1:6、启示录1:5)。前面提到的书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全能神教会发的,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在全能神教会中,除了信徒们称之为全能神的神以外, 地上再没有别的活神,他们也不是「神长子」。当然,她对自己身分的笃信不移,不会使她成为全能神教会的一员,而在那些正统的全能神教会成员看来,这其实是一种亵渎。

至于「讨论全能神的互联网论坛」,我们从张帆庭审证词和采访中得知,就是在这个论坛上,吕迎春传讲她自己那套弥赛亚理论,这显然与全能神教会的教义不符。这就是说,「讨论全能神的互联网论坛」和全能神教会没有联系。吕迎春在监狱中接受采访的时候对此并不否认,张航对此也不否认。张航说他们全家所持的信仰就是:吕迎春是「神长子」,她后来成了「神」。这篇文章还说,狱警回忆吕迎春刚到监狱时,她是这样描述自己的信仰的:「我和张帆,我们具有神的属性,我们就是神本身……」

文章还提及,对「吕迎春」的再教育并非易事,而当她得知张帆已被处死时,她崩溃了。这个团体认为吕迎春和张帆都不会死。正如吕迎春所说,有一点对他们的信条很重要:「身为『长子』的张帆不会死,她将从肉身进入灵界。」相信张帆崇高的属灵地位也和全能神教会的教义不符。张航说的对,她说吕迎春「对『全能神』有着一套自己的理论」(意味着这套理论显然和全能神教会教义不同)。吕迎春从起初就相信自己是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的「神长子」「皇子」(尽管后来她又愿意和张帆分享她的神权),最终,她打造了一个「独立的微宗派」,而这个派别里只有少数人相信她自封为神的言论。

尽管如此,到了2018年,中共开展大规模抓捕行动,加大力度迫害全能神教会,中共还想通过引用《英国广播公司》(BBC)和其它西方媒体的报道作为可靠消息来源,把这起命案嫁祸给全能神教会。中共这么容易就忘了,当初是它自己给这些媒体提供假新闻的。这起「关于假新闻的假新闻」案例实在耐人寻味,同时再次证明,历时数年中共仍然觉得有必要把麦当劳命案翻出来,为其迫害全能神教会开脱罪责。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