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 Welcome to
焦点要闻

“中国是共产主义、马列主义、斯大林主义及毛泽东主义的结合体”

法国汉学家阿丽丝·埃克曼出新书《赤色》,对中国已「不再是共产主义国家」的理论进行驳斥。实际上,习近平治下的中国比以往更加马克思主义化。

 

作者:马西莫·英特罗维吉(Massimo Introvigne)

 

《赤色:中国共产主义的理想》的封面

 

在关于习近平的书当中,《赤色:中国共产主义的理想》(法语:Rouge vif. L’ideal communiste chinois,英语:Bright Read: China’s Communist Idea,下称《赤色》)当属上好佳作。《赤色》的法文版已于2020年2月由法国瞭望台丛书出版社(Editions de l’Observatoire)出版,正好在新冠病毒危机爆发前夕。作者阿丽丝·埃克曼(Alice Ekman)是欧盟安全研究所(European Union Institute for Security Studies)亚洲问题高级研究员,也是巴黎政治学院(Sciences Po, the Paris Institute of Political Studies)的一名讲师。埃克曼的写作方法很简单,她主要参考习近平发表的讲话和著作。一方面出于政治原因(并非所有内容都轻易向外国人透露),另一方面由于以讲述意识形态为主的书在国外不会有太多人看,所以她参考的这些内容目前还没有翻译成其它语言,只有中文版。这些文字连中国学者都觉得啰嗦乏味,但埃克曼却认为是了解中共和习近平最重要的材料。

《赤色》要证明的论点是:「中国非但没在1978年『改革开放』后放弃其共产主义身分,反而在习近平上台后这个身分更加稳固。」埃克曼说,认为中国已「不再是共产主义国家」的西方学者和政治家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她通过十个事实阐明自己的论点。

 

一、「即使1978年后,中国领导人也从未否认过中国政治制度的共产主义特征。」

       其实应该用「社会主义」这个词,因为中共仍然坚定地相信马克思主义理论,即共产主义在未来是一个可以实现人人平等、幸福的千年王国,而且几十年以后,中国将仍然处于现在的共产主义准备阶段——社会主义。2017年在中共十九大会议上,习近平在他的讲话中提醒中国人民注意这个特质。但是,「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经常被当成同义词使用。

       埃克曼肯定地说,中共领导人花费了大量时间研究前苏联解体的原因。习近平认为,其根源之一是(前苏联)对斯大林进行「愚蠢」的批评。习近平坚持认为,中国应该「永远不要忘记毛主席、列宁和斯大林的教导」,不能像苏维埃领导人批评斯大林那样批评毛主席。习近平和他的前任们一样,坚称毛泽东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他虽然在文化大革命中犯了严重错误,但是他对中国革命的「功绩是第一位的,错误是第二位的」。

 

二、「共产党的统治根基从来没有消失过。」

       所有政治和社会活动都被中共享列宁主义和斯大林主义模式严加控制。总之,无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习近平都在强化这个模式。

 

三、「中共在经济中发挥的作用得到加强。」

       所有相关数据均表明,正因为习近平,私营机构的职能作用正在不断减弱。此外,在所有私企中,包括外国公司在中国的分支机构,中共都设有党支部,其权力往往相当于甚至高于管理层。习近平解释说,与苏俄1921年颁布列宁新经济政策(NEP)相似,由于中国的贫穷加上文革错误,邓小平时代的中国需要暂时通过资本主义走一条迂回的道路。习近平用事实解释称,中国在文革期间不是运用马克思主义,而是偏离了正统的马克思主义。但是,随着贫困的减少,这条迂回的道路将会结束,现有的资本主义经济模式将由传统的社会主义经济形式所取代。

 

四、「宣传还是沿袭前苏联和毛泽东那套模式。」

       习近平认为,记者和作家应该「热爱党,保护党,为党服务」,他还把互联网也算上,说每一所大学必须有配额任务,让「网络文明志愿者队伍」达到1500万人,换言之,让网络水军入侵全球社交媒体,为中共的宣传冲锋陷阵。

 

五、「自我批评很普遍。」

       习近平坚持认为,前苏联犯的其中一个错误就是,在斯大林之后,自我批评和整肃运动不够多。中国所有的领导人发起过一次次伟大的「运动」,而习近平最宏伟的计划是「反腐运动」。西方经常误读反腐运动的意义。尽管有些中国领导人因受贿而被捕,但这场运动更多的是打击思想,而非经济腐败。那些马克思主义觉悟不够高、不下功夫学习马克思主义和习近平著作的人被迫在自我批评会议上「认罪」,还有可能被关进再教育营,甚至坐牢。

 

六、各行各业的「日常生活中共都要管」。

       如果说现在的管控没有文革期间那么暴力是事实,那么供习近平利用的面部识别系统以及将社会信用体系考虑在内的大数据平台等高科技工具是毛泽东所没有的,这也是事实。

 

七、「艺术和文化成了共产党常用的宣传工具。」

       艺术家被告知,应避免对中共没有用处的风格和领域,他们跟其它所有人一样活在恐惧中,怕一不小心就成了「反腐」运动的下一个受害者。

 

八、「中共监管和指导中小学和大学。」

       正因为习近平,马列主义学习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当然习思想是必须要学习的。学者提出任何形式的批评或表现出任何形式的独立性,他们就会丢掉饭碗或「被失踪」,而且,有些领域对于中共虽然无害但也「无用」,也会遭到整肃,例如兴盛一时的对文革前中国诗歌的学术研究。

 

九、「宗教被视为与马克思主义『信仰』不兼容。」

       习近平有一次在发表关于宗教的重要讲话时表示,他本人和中共都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者」。他认为所有宗教都是中共潜在的敌人,尤其是基督教,现在必须严加控制,从长远考虑,必须将其消灭。中共党员不管是自己有哪种宗教信仰,还是亲朋好友信神,一律开除出党。共产主义到底是纯粹的政治意识形态还是某种形式的非宗教信仰,这个问题西方学者一直在争论不休,现在习近平宣称马克思主义是一种 「信仰」,与其它一切形式的信仰水火不容,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十、「共产党和毛译东主义的象征」始终在旗帜、歌曲、建筑、文化、运动等方方面面体现。

埃克曼得出结论称,马克思主义是习近平治下的中国的核心内容。习近平确实非常喜欢谈古老的千年「中国文化」,而且他从马克思主义的角度系统地诠释了这个古文化并将其复兴。作者坚持认为,这是解释中国国内政治与习近平外交政策的关键,而国内政治对「反腐」镇压充满了恐惧。对于那些研究中国但又不了解「马克思主义思想在共产党指导外交政策中发挥关键作用」的西方学者,习近平对他们嗤之以鼻。事实上,习近平对马克思主义模式深信不疑。习近平写道:「马克思、恩格斯关于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分析没有过时,关于资本主义必然消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也没有过时。这是社会历史发展不可逆转的总趋势。」

资本主义社会与共产主义社会「共存」一段时间,或许几十年,这也是不可避免的。但是,西方民主和资本主义国家是共产主义的大敌,因此也是中国的大敌。尽管经济较量会贯穿不同的阶段,但意识形态较量永远存在,而且最终只有一方胜出,即共产主义必然胜利,因为习近平认为马克思的预言是绝对可靠的。

习近平还认为,在现阶段,思想运动应有计划、有步骤地打击诸如人权普世价值、独立于国家的公民社会的存在、媒体自由之类的思想,这些都是产生于西方的「错误思想」,目的是打击共产主义,破坏非民主国家的稳定。

在政治层面上,中国的外交(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外交机器)被用来广交朋友,这些朋友不一定非共产主义者不可,只要他们与中共一样批评西方国家和民主价值观就行。埃克曼称,俄罗斯已被(中共)视为「最好的朋友」,双方的合作甚至密切到在地中海(2015年)、波罗的海(2017年)及中亚(2019)低调组织俄中联合军演的地步。但是,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推动,(中共的)宣传力度和深度进一步加强,多达1.5万名外国政要受邀来到中国,在杯觥交错中接受「教育课程」。

埃克曼预测,由于习近平的政策路线似乎已孤注一掷,这条路线往后几年将变得「越来越强硬」。她还认为,中国将对香港和台湾施加更大的压力,因为这事关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之间的终极抗衡。这并不是说,随着习近平个人崇拜愈演愈烈,中共内部没有人批评他。但是,即便这些批评者占了上风,埃克曼预测,垮台的只是习近平,而不会是中共及其意识形态。

其实,新冠肺炎危机正证实了这样的分析,也证实了埃克曼的看法——在某种程度上,中国在西方的大外宣可能被认为太过分,而且适得其反。埃克曼的《赤色》很值得一读,欢迎一起来纠正「中国已不再是共产主义国家」这一有毒观点。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