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 Welcome to
焦点要闻

武汉肺炎与义和团战争:两者有什么共同之处

义和团战争之后,外国联军击败义和团叛乱分子,清朝政府不得已赔偿列国,付款期限39年。现在,中共称各国要求武汉肺炎损失赔偿是「新义和团赔款(新庚子赔款)」。

 

武汉肺炎与《辛丑条约》(合成图)

 

中共如何操纵民族主义

随着武汉肺炎因中共隐瞒疫情在全世界大流行,各国越来越多的政治机构和民间社会代表行动起来向中国索赔达数万亿美元,恰逢2020年又是庚子年(在传统的60年的阴历周期中排行第37,每隔60年出现一次),据说在这一年历史将重演。中共喉舌媒体《环球网》于4月7日转载了中国外交学院教授李海东的文章,标题为《谁在谋划「庚子赔款」》,为煽动国人的民族主义情绪,文章暗喻各国索赔与1900年义和团战争后中国的赔偿事件相同。

今年4月,山东菏泽市一所中学以「国家安全教育」为主题在一堂思政网课上再次将西方国家在新冠病毒危机上的立场与义和团战争相比。

「老师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因为疫情联合起来向中国要求道歉、赔款,是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重演1900年辛丑条约、庚子赔款的侵略行径。」该校的一名学生说,「老师还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给中国泼脏水,转嫁危机到中国人身上。」

 

中学生在家上思政网课(网络图片)

 

义和团战争与义和团赔款

义和团战争已被西方多数人忘却,但在中国人的记忆中还是清晰又痛苦的。「义和团」原称义和拳,是一个仇外、反基督教团体,于19世纪90年代在山东形成,并扩展到中国其它地区。1897年,义和团开始袭击教堂,并屠杀外国传教士和中国基督教徒。到1900年底,有3万多名基督徒被义和团杀害。

各基督教教会的抗议引起西方列国采取外交干预,然后又进行军事干预,结成八国联军,包括美国、英国、俄罗斯、德国、奥匈帝国、法国、日本和意大利。日本之所以参加是因为义和团在北京袭击了日本大使馆,同样义和团也袭击了其它外国大使馆。荷兰、比利时和西班牙不属于八国联军,但他们的部队也卷入了战争中。慈禧太后(1835—1908年)最初敌视义和团,但后来她改变了主意,并在1900年支持义和团并向外国联军宣战。

 

天津义和团民兵

 

在慈禧太后掌权的清廷里,很多人相信义和团有神灵护佑、刀枪不入,慈禧太后誉其为「朝廷赤子」,认为义和团可以维护中国自治摆脱西方的各种压力,义和团遂奉旨起义「扶清灭洋」,这成为义和团起义的主要口号。「灭洋」是指消灭一切与「洋」势力和「洋」文化有关的人事物。义和团声称得到了清政府的授权,对洋人、洋妇、洋孩格杀勿论,信洋教的中国人也没有幸免于死,洋货、洋物均被销毁。义和团杀害外国传教士、洋人工程师、华人基督徒和他们的家人,烧教堂,扒铁路,焚车站,割电线,拔电杆,毁桥梁,捣学校,砸医院,破邮局,毁机器,沉轮船,烧西药房,抢银行,捣报馆,打家劫舍,杀人放火。一时间,红色恐怖(义和团拳匪头扎红巾,腰系红带)笼罩中国大地和京城地区。

这场战争使十多万人丧生,而后外国联军击败了中国和义和团。战争双方都犯下了暴行,很多中国平民被外国军队认为是义和团成员而处死,这对中国人来说仍然是痛苦的记忆。

1901年9月7日,慈禧太后同意了一项和平条约,被称为《义和团协议》(辛丑条约)。中国不得不接受外国部队驻扎在中国领土,处决数名被认为应对叛乱负责的军官,并支付「义和团赔款」(庚子赔款),在39年内分期付给参战的外国联军,当时赔款金额为3.33亿美元,一些历史学家认为相当于现在的610亿美元。这些赔款是应当的,用以赔偿各国侨民和商人、中外宗教团体的基督徒和信徒中的受害者,以及外国出兵的巨额费用。

《义和团协议》带签字的最后一页

在中国的教科书中,《义和团协议》(辛丑条约)被描述为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义和团赔款(庚子赔款)被描述为国家耻辱的标志。此事件一直被中共当作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内容,引发民众对西方国家的民族主义仇恨。

极端民族主义再次被激发

现在,中共通过持续不断的民族主义宣传,成功地将这场武汉肺炎危机转化成一场针对西方国家的「爱国战役」。最近,中国作家方方发布其在武汉肺炎时期在家乡写下的生死纪事《武汉日记》,却引来中国民族主义者的严厉谴责,斥责她「给西方反华势力递刀子」,是「卖国贼」,抹黑武汉的英雄形象。

在西方疫情肆虐期间,一些中国人竟然挂起庆祝美国疫情爆发的横幅,连中国网友都评论这是共产党仇恨式教育带来的恶果。

一场由中共导致的世界性灾难的后果,竟被中共美化为一场要求中国人爱国反西的爱国主义运动,中共宣传、洗脑机构不断重复宣传西方是中国的敌人,并提到义和团赔款(庚子赔款)作为证据。

民族主义教育、灌输激发仇恨

灌输、煽动、利用民族主义情绪实际上一直是中共政府转化危机的「法宝」。

六四事件后,美国等西方国家纷纷宣布对中共政权进行制裁。中共当时就将这种制裁描述成「西方亡我之心不死」的证据,对义和团赔款(庚子赔款)也是这样。

现在中美贸易战又同出一辙,中共宣扬「美国反华势力亡我之心不死」,「美国就是嫉妒中国崛起」,「中国高物价、高房价是美国『货币战争』造成的」,「美国利用贸易战围堵中国,就是要阻止中国强大」,等等。

因中共专制体制自身产生的国内问题,中共一贯以民族主义情绪来化解。

香港「反送中」运动中,中共再次指责港人不爱国、搞分裂,将香港百万民众的民主诉求归结为「别有用心的西方势力」从中作梗,引发民族主义爱国热潮,甚至有中国学生因此喊出用坦克车压死香港人的暴力言论。

因拍摄武汉疫情实况被抓捕的公民记者李泽华曾将中国的年轻人比作经典电影《楚门的世界》(原名:The Truman Show,港译《真人Show》)里的主人公,一生都活在谎言里。也有许多评论人士,如长期研究极权主义的许允仁教授,以此电影的设定来剖析中国的社会政治环境

已故人权运动家、知名作家刘晓波亦曾撰文解析中共独裁专制的手段:垄断舆论和灌输仇恨。

中共屡用民族主义情绪将仇恨和雪耻、自卑和病态的优越心理种进中国人的心中,传播谎言和对西方国家的偏见。义和团战争这一复杂的历史事件被简化成天性「好」的中国人与「坏」的外国人之间的黑白对立,被提出来作为解释现在这场危机的范例。

 

寒冬记者  叶佳佳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