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 Welcome to
焦点要闻

西藏、藏族难民与前方道路

當我們在紀念世界難民日的時候,一位藏族學者回顧15萬藏族難民逃亡海外的歷史以及他們的復國歷程。

作者:次旺嘉波·阿惹亞(Tsewang Gyalpo Arya)

上世纪60年代印度北部的一群早期藏族难民(由西藏博物馆/DIIR提供)

 

2020年6月20日是世界难民日。联合国定这一天为世界难民日,同时提醒我们自己如何共同努力让难民重获人权,找回尊严。大多数难民是独裁政权的受害者,用更民主、更负责任的政府取代这些政权是解决和结束与难民问题有关的所有弊病和苦难的不二渠道。西藏也是共产党极权政府的受害者。在过去的70年中,西藏境内外的藏族人在中共政权的压制下长年受苦受难,直至今日仍未得解脱。

今年世界难民日,请允许我跟大家简短分享藏族难民的故事,谈谈西藏如何亡国,藏族人如何沦为难民,以及他们的抗争、愿望和远大志向。

简介

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和平独立的国家,位于世界上最高的高原——帕米尔高原和青藏高原之上,因此素有「世界屋脊」之称,是东南亚各大主要河流的发源地。在地理位置上,它位于印度和尼泊尔的北部,中国的西部,蒙古的南部。珠穆朗玛峰位于尼泊尔和西藏的边界,一侧属于尼泊尔,另一侧属于西藏。古印度圣典《梨俱吠陀》(Rigveda)和《阿闼婆吠陀》(Atharvaveda)称西藏是以冈仁波齐峰(Mount Kailash)为地球中心(或肚脐)的天国(Trivistapa)。

1949年中共推行扩张主义政策并接管中国之后,这个和平虔诚的民族于1950年遭到打击、侵略。西藏的现任精神领袖达赖喇嘛逃亡到印度寻求庇护。大约有8万藏族人追随他,与他一起流亡。

历史

印度、尼泊尔和西藏在历史、文化及宗教价值观方面有许多共同之处。公元7—9世纪的西藏一直是亚洲最强大的军事帝国之一。西藏王朝曾有多位皇帝征服过毗邻的中亚国家、尼泊尔、印度和中国,比如松赞干布 (Srongtsan Gampo,公元569—650年)、赤松德赞(Khrisong Deutsan,公元742—798年)和赤祖德赞(Khri-ralpachen,公元802—841)。大约在那个时候,印度佛教也进入了西藏。西藏皇帝赤祖德赞曾邀请寂护(Shantarakshita,又译作静命、禅怛罗乞答)和莲花生(Guru Padmasambhava,又译作莲华生大士)等多名印度佛教大师入藏,并将佛教定为国教。

自从佛教在西藏被接受并开始传播后,好战的藏族人民变得平和,西藏境内与周边国家的人们越来越注重发展精神信仰,促进和平与和谐。西藏的军事实力下降,精神信仰需求上升。军队的数量减少了,僧尼的数量成倍增长。在现代史上,当世界忙于探索物质问题、进行工业革命时,西藏人民却忙于探索更高的思想境界,进行精神革命。许多印度学者到西藏讲学,许多西藏学者去印度研究佛教。战事和边境侵略停止了,西藏日趋和平,周边的国家开始寻求西藏的精神指导和启发。

祭司(喇嘛)统治西藏

佛教和藏族喇嘛在维护中亚的和平与稳定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蒙古成吉思汗曾征服欧洲的半壁江山和亚洲的大部分国家和地区,其好战的后裔最终接受西藏萨迦派喇嘛(Tibetan Sakya Lamas)的教导。这些喇嘛说服蒙古国王,让其相信战胜愚昧思想远比通过烧杀抢掠战胜敌人更显高尚。正是这些藏族喇嘛使彼此混战的蒙古、西藏、尼泊尔、中国和满洲得以保持和平友好的关系。蒙古人的元朝帝国,汉族人的明朝帝国及满洲人的大清帝国都极大地受益于西藏喇嘛所提供的精神论述与指导。其中最著名、最受尊敬的喇嘛是达赖喇嘛,他得到西藏人及邻国君臣的尊敬。

第一世达赖喇嘛根敦朱巴(Gedun Drukpa)出生于公元1391年。在蒙古语中,达赖的意思是「海洋」,寓指喇嘛或师傅的知识如海洋(即智能的海洋)般​​浩瀚。在藏传佛教中,高阶喇嘛(师傅或大师)圆寂后将转世,继续其教导和指引芸芸众生的工作。正是达赖喇嘛的第五次转世——第五世达赖喇嘛罗桑嘉措(Lobsang Gyatso,1617—1682年)于1642年再次暂时夺回西藏的精神领导地位。此后,西藏一直由历任达赖喇嘛统治,一直到中国入侵。

中共入侵

1949年,毛泽东上台,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毛泽东声称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并以「和平解放」为由强行接管西藏,于1951年强迫西藏签订《十七条协议》。西藏是信仰佛教的和平国家,最终不敌全副武装的中国军队。印度和国际社会虽然同情西藏,但却无法保卫西藏。

现任达赖喇嘛是第十四世达赖喇嘛,1950年成为西藏最高领导时只有14岁。他和他的内阁一道,尽力满足中国的要求并维持停战,但中共政权越来越暴虐,西藏人民于1959年3月10日起义。这次起义遭到了残酷镇压,死伤惨重。达赖喇嘛及其内阁成员从西藏逃亡到印度寻求庇护。大约有8万藏人随他一起逃亡,分别散居在尼泊尔、印度和不丹。

中国侵占西藏造成120多万藏人死亡,约6000座佛寺被毁。中国对西藏实施种族灭绝,企图达到将西藏完全中国化的目的。藏人被禁止拥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化,宗教自由被剥夺,一直遭到镇压。即使在今天,(中共)也不允许各国外交官、联合国特别报告员和记者访问西藏,也不允许藏人出国。中国的国家宣传一直在宣称他们发展了西藏,西藏人民过得很幸福,但事实恰恰相反。

藏族难民

印度政府和印度人民将达赖喇嘛尊者奉为国宾,并帮助藏族难民融入当地社会。在时任印度总理贾瓦哈拉尔·尼赫鲁(Pandit Nehru)帮助下,中央藏人学校(Central Schools for Tibetans)成立,为印度的年轻藏族难民提供教育。西藏流亡政府,即现在为人们所熟知的藏人行政中央(Central Tibetan Administration, CTA),在印度喜马偕尔邦达兰萨拉成立,旨在维护藏人的福利,并为恢复西藏的自由,为西藏讨回公道而努力。

在印度政府和国际捐助者的帮助下,印度12个邦设有约40个藏人定居点:喜马偕尔邦、北阿坎德邦、德里、拉达克、锡金、阿鲁纳恰尔邦、西孟加拉国邦、恰蒂斯加尔邦、奥里萨邦、马哈拉施特拉邦、梅加拉亚邦和卡纳塔克邦。截至目前,这些定居点约安置了9万藏人。藏人一直很努力,今天已成为一个高度自力更生的社群。人们常说,流亡海外的藏人是世界上最成功的难民社群。

大约有5万藏人移民国外,主要到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瑞士和欧洲其它国家。大约有64个藏人协会在国外注册。尼泊尔大约有1万藏人。就这样,流亡海外的藏人总数只有15万左右,而在西藏境内约有700万藏人。在此必须指出,由于中国对尼泊尔内政的干涉日益频繁,尼泊尔的藏人遭遇严重限制。

藏人的抗争

在达赖喇嘛尊者的领导下,为恢复西藏的自由,为西藏讨回公道的非暴力抗争得到了印度和国际社会的大力支持。达赖喇嘛尊者因在促进世界和平及对非暴力解决西藏问题作出的努力和贡献而获颁1989年诺贝尔和平奖,他在意识到人民参与治国必要性的同时,通过流亡政府的一系列改革举措引入了民主,并于2011年将其政治权力完全移交给了民选领导人。如今,流亡的藏人社群享有自由和充满活力的民主,而远在西藏的同胞们的自由和民主却被中国剥夺。

印度共有450多个「支持西藏组织」(Tibet Support Groups)及其支持西藏运动的地方分支机构,主要包括:印度西藏友谊小区(Indo-Tibetan Friendship Society)、印藏友协(Bharat Tibet Sahyog Manch),喜马拉雅之家(Himalaya Parivar),喜马拉雅文化与佛教协会(Himalaya Culture & Buddhist Association)以及全国支持自由西藏运动(National Campaign for Free Tibet Support)等团体。有210个国际「支持西藏组织」及其分支机构遍布世界各地,还有一些支持西藏正义运动的世界议会论坛(World Parliamentarian Forums)。

在印度、尼泊尔和不丹,均有藏族难民定居点并设有安置官维护藏民的福利,还开办了学校,修建了寺院、保健中心等。西藏被中国破坏后丢失的一切在海外流亡社群得到了一定程度的保留和维持。安置官向达兰萨拉的藏人行政中央内政部(Home Department of Central Tibetan Administration, CTA)如实反映定居点的需求和不满。流亡藏人社群就这样赢得了坚韧、能干、适应能力强的良好口碑。

精神与文化复兴

自达赖喇嘛和一些高阶藏族大师到印度以来,印度通过复兴佛学、哲学和宗教,经历了一次精神与文化大复兴。佛教在印度诞生并传遍整个亚洲,但是由于各种主观和客观因素,佛教遭遇很长一段时间的挫折而被忽略。如今,它在喜马拉雅山周边地区生机盎然,印度已经意识到佛陀信息的这种软实力。如今,佛教已不仅作为一种宗教,更作为科学和哲学被西方国家接纳。

印度和尼泊尔的大多数藏人寺院汇集很多来自喜马拉雅周边地区和印度各地的学生,还有来自东南亚和西方国家的学生在这些藏人寺院开办的大学研习佛教。印度再次成为真正的佛教教义发源地。瓦拉纳西西藏高等研究中央学院(Central Institute of Higher Tibetan Studies)已将200多种藏传佛教书籍翻译回原来的梵文。正如达赖喇嘛尊者所说,西藏人正在把以前从印度大师那里学到的东西还给印度。「印度是我们的大师,我们藏人是学徒(chelas,即门徒)。但是我们一直是值得信赖的学徒,我们完好无损地保留了古老的纳兰达教义。」他说。

与中国对话

毛泽东于1976年逝世,他的继任者邓小平提出,如果西藏人不再寻求与中国分裂,西藏问题就可以得到解决。由于得到国家支持,迁往藏族地区的汉族人越来越多,藏族的语言和文化受到严重威胁。过度采矿和修筑水坝导致生态遭到严重破坏。中国的军事实力越来越强大。在这种情况下,有一种危险——不出十年,藏族就会沦为本国的少数民族,而藏族的语言、宗教和文化将被消灭。

达赖喇嘛和藏人行政中央提出了解决西藏问题的中间路线(Middle Way Approach),主要是说,西藏人在反抗中国镇压政策的同时,不会寻求与中国分裂,而且中国应该依照《中国宪法》相关条款赋予西藏真正的自治权。从2002年到2010年,西藏与中国进行了9轮对话,并于2008年向中国提交了《为全体藏人获得真正自治的备忘录》,但中国不接受西藏人中间线路的建议。其实这违背了《中国宪法》,宪法向聚居的少数民族作出承诺,保证让西藏实施自治。

印度和西藏

自古以来,印度和西藏就拥有坚固的文化和精神纽带。西藏人把印度视为圣地,拜访菩提伽耶(Bodhgaya,又称佛陀伽耶,是释迦牟尼的悟道成佛处)被视为一生的精神成就。冈仁波齐峰(Mount Kailash)和玛那萨罗瓦湖(Lake Mansorover)备受藏人顶膜礼拜。作为湿婆(Lord Shiva)及其配偶雪山神女(Paravati)的住所,西藏同样备受印度社会的尊崇。对于印度教徒而言,前往冈仁波齐峰和玛那萨罗瓦湖的朝圣之旅是一生的精神成就。西藏于印度人是天国(Trivistapa),印度于西藏人是伟人之地(Aryabhumi)。西藏人和印度人可以自由穿越彼此的边界,没有任何障碍。

现在,随着中国人入侵西藏,西藏和印度之间长长的和平边界已成为他们重兵把守、军费投入最大的边界。中国于1962年袭击印度,并继续侵犯拉达克、阿鲁纳恰尔和锡金的边境。印度失去了友好的缓冲国和湿婆的住所,其边界受到中国侵犯带来的永久性威胁。印度前总理阿塔尔·比哈里·瓦杰帕伊(Atal Behari Vajpayee)说:「从国家利益的角度和从长远来看,西藏被灭对印度不利。」

西藏是东南亚主要河流的源头。印度河、象泉河、恒河、雅鲁藏布江、怒江、湄公河、长江、黄河和其它河流的源头都在西藏。一旦这些河流源头的生态受到任何破坏,对下游的沿岸国家都会产生极大的影响。中国试图在雅鲁藏布江修筑水坝,这给下游沿岸人民构成了战略威胁和生活威胁。因此,让西藏重回藏人的手中符合印度和东南亚国家的利益。

前方的道路

尽管中国一直说西藏属于中国内政,但西藏显然已经成为国际问题。这是对一个和平国家的非法侵占,是人权和宗教自由的问题,是民主和法治的问题。国际社会将藏人的抗争视为打击世界上暴政和独裁统治的灵感之源。中国属于中国人民,而不属于中共。在专制的共产党政权治下,连中国人民都没有幸福可言。

新冠肺炎疫情(向世界)蔓延是中共极力禁言受害者、不让医生说出真相的结果。中国对新冠肺炎的处理欠妥甚至利用新冠肺炎,已将中共领导人阴险狡诈的本质暴露无遗。经历新冠肺炎后的世界一定要追究中共带给中国人民和国际社会一切痛苦的罪责。

直言不讳的中国清华大学许章润教授说,中国已经陷入了「死胡同」,民主是唯一的出路。毫不出奇,许教授目前被软禁,网络连接被切断。

正如印度领导人贾亚普拉卡什·纳拉扬(Jayaprakash Narayan)所说:「西藏不会死,因为人类的精神是不会死的。共产党不会成功,因为人类不可能永远被奴役。」

世界唾弃共产主义和镇压。1989年11月,柏林墙轰然倒下,1991年12月,前苏联解体,共产主义也必将在中国消亡。随着一个民主中国的诞生,亚洲和世界将看到一个和平的中国崛起,为世界的和平与和谐作出贡献。这样,西藏就能再次发挥其历史悠久的作用,分享和平与非暴力的信息,并维护该地区的稳定与和谐。

 

阅读提示:次旺嘉波·阿惹亚(Tsewang Gyalpo Arya)是达兰萨拉西藏政策研究中心(Tibet Policy Institute of Central Tibetan Administration)主任。

免责声明:本文仅表达作者本人的观点。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