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 Welcome to
焦点要闻

意大利都灵新兴宗教研究中心会议:中国宗教迫害学术研究与全能神教会案例

在新兴宗教研究中心为期三天的学术会议上,霍丽·福尔克(Holly Folk),马西莫·英特罗维吉(Massimo Introvigne)和约翰·高登·梅尔敦(J. Gordon Melton)对中共的宗教政策进行了分析,意大利宗教自由领域的知名人士卢西奥·马兰参议员(Lucio Malan)向广大与会人员致意。

作者:马可·莱斯宾蒂(Marco Respinti)

 

約翰·高登·梅爾敦教授(左),霍麗·福爾克教授(中)和馬西莫·英特羅維吉教授在新興宗教研究中心的會議上討論中國的宗教迫害問題
约翰·高登·梅尔敦教授(左),霍丽·福尔克教授(中)和马西莫·英特罗维吉教授在新兴宗教研究中心的会议上讨论中国的宗教迫害问题


一台冷酷无情的机器,缓慢匀速地将几百只鸡一只接一只地杀死,这些鸡被血腥宰杀后,扔满了一地。在本次学术会议的第一天,本是重点探讨中国的宗教迫害的环节,由于技术缘故,会议现场阴差阳错地播了另外一个视频的开头,于是出现了上述这个画面。会议由新兴宗教研究中心(CESNUR)主办,主题为「再次风靡世界:第三个千年的精神信仰与宗教( Re-Enchanting the World: Spiritualities and Religions in the Third Millennium)」,地点设在意大利都灵大学路易吉·伊诺第校区(Luigi Einaudi of the University of Turin)。

然而歪打正着,阴差阳错播放的视频无意中道出了一个事实真相:令人震撼的画面是一个隐喻,暗示着当今中国的宗教团体和少数民族的现实境遇。

很快,正确的视频——《寒冬》制作的纪录片《天安门与中国的宗教迫害》开始播放,立即重现了这一现实,与会者中可能有人看过不止一遍,但无论看多少遍,电影总是令观众感慨唏嘘。

新兴宗教研究中心本次会议由霍丽·福尔克主持。福尔克女士是华盛顿贝灵厄姆的西华盛顿大学通识教育系(Liberal Studies Department of the Western Washington University)的副教授,是研究全能神教会最著名的世界权威之一。福尔克在介绍会议主题时指出,研究全能神教会成立初期的历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问题复杂,理不清头绪。首先是由于自该教会成立以来,中共一直制造、散布假新闻,有计划、有步骤地处处歪曲事实;其次是由于全能神教会的信徒在中国遭到严厉审讯,不免有些人为了保全性命,在严刑逼供下被迫提供了虚假证词。

马西莫·英特罗维吉教授是新兴宗教研究中心的共同创始人兼主任,现兼任《寒冬》杂志的总编,他参与撰写和编辑的著作有70多部,包括研究全能神教会的专著Alla scoperta della Chiesa di Dio Onnipotente. Il movimento religioso piu perseguitato in Cina(《走进全能神教会——中国受迫害最严重的宗教团体》,都灵天主教慈幼会出版社,2019年,其英文版本即将出版),以及源自于《寒冬》杂志网站内容并经过改编的 Il libro nero della persecuzione religiosa in Cina(《中国宗教迫害黑皮书》,米兰Sugarco出版社,2019年)。他在会上发言时谈到全能神教会成员陈述的教会起源并强调,如果出于学术研究的目的,必须要考虑宗教团体成员关于该团体起源的陈述,这点很重要。

英特罗维吉对全能神教会从1991年开始至今的重大事件进行总结后,又对全能神教会的教义进行了简明扼要的概述,特别指出该教会的审美能力以及由此激发的艺术创作力。他还强调说,全能神教会从成立之初便遭到迫害,许多早年跟随全能神的带领一被抓捕,马上被法外处决。

身为社会学家,英特罗维吉提到(特别面向与会的意大利人士),在逃亡、散居海外的全能神教会信徒的教区当中,意大利教区是最大的一个,也许与韩国教区不相上下。他还根据自己与全能神教会信徒的访谈,重点谈到了全能神作的「试炼」工作:为了把他的子民「作成」新人、成为完全被救赎的人,生活在即将到来的千年国度时代里,全能神要他们经历试炼。在全能神早期作的试炼工作中,一共有六个试炼,从属灵的角度看,大红龙最终被打败。大红龙这个词源自《圣经》,全能神教会认为,中共就是《启示录》中预言的大红龙。大红龙不但疯狂抵挡神、残酷迫害基督徒,还用无神论、唯物论等各种谬论迷惑人、败坏人,把人败坏得狂妄、诡诈、自私、邪恶、贪婪等,越来越没有人性。只有脱去这些「大红龙毒素」,实行真理,才能得着洁净。

英特罗维吉还谈到了一个特别重要的事件——广为人知的2014年麦当劳杀人案,并播放了真正凶手接受审判的视频,证明凶手与全能神教会从来都没有丝毫关系,因为凶手供认说,他们认为全能神教会信的是假的全能神。

约翰·高登·梅尔敦先生是得克萨斯州韦科的贝勒大学宗教研究所的美国宗教历史学(American Religious History with the Institute for Studies of Religion at Baylor University)教授,是研究新兴宗教的世界知名专家之一,特别关注中国。他是本次会议的第二个发言嘉宾。

 

約翰·高登·梅爾敦教授向與會者闡述並解釋中共針對中國家庭教會而制定的「宗教行為」規則
约翰·高登·梅尔敦教授向与会者阐述并解释中共针对中国家庭教会而制定的「宗教行为」规则



梅尔敦解释说,《中国宪法》(1982年)名义上保护本国的宗教自由,但被理解为属于「正常」的宗教活动才有自由,而何为「正常」,则由中共控制的中国政府决定。这把宗教挤压在一个非常有限、狭窄的公共领域空间里。若要解释这个状况,三自教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三自教会由中共政府一手建立,旨在渗透和控制基督教教会,帮助中共实现最终的宗教战略目标(用中共自己的话说,就是容忍宗教信仰,直到它们「自然」消亡),并加速这个进程。事实上,中共已经颁布了针对三自教会的宗教行为指导方针,以控制、减少自由公开的宗教活动。

中共所谓的「19号文件」发布于1982年,用来对付家庭教会(即拒绝加入受控于中共的三自教会的基督教教会)。中共的政策不仅要彻底铲除它们,而且这个过程需要耐心。这一点不难想象,因为中共无论权力有多大,多么不择手段,但鉴于家庭教会规模庞大、分布极广这一现实情况,目前中共还不具备将它们彻底消灭的实力。

梅尔敦先生还说,除了中共对中国基督教团体的压制和采取的战略外,还出现了两个更重要的问题:一、其它宗教团体被中共定为非法团体(用中共自己的话说,这些团体属于宗教,但算不上是真正的宗教);二、属于这种团体的呼喊派遭到迫害。

在1995至1997年间,被定为非法的团体全被扣上「邪教」的帽子,上了中共的「邪教」名单。「邪教」被中共政权以各种借口用来取缔所有不受中共欢迎的团体,却在意识形态的角度上被误解为「异端」。

 

 

梅尔敦先生回忆道,在1999年法轮功与中共发生冲突后,中共认为在其名单上最危险的团体是全能神教会,呼喊派排第三。这意味着,一旦中共成功摧毁名列榜首的法轮功,紧接着就要收拾第二个——全能神教会。今天,法轮功已经被大大削弱,在大陆几乎濒临绝迹,这就是中共不断加大力度残酷镇压全能神教会的原因。

最后一点,在这样一个与会人员众多的学术会议上,可以收集到一个关键证据:不可能将研究宗教学术与谴责侵犯宗教自由的行径分开。不能把这两件事混为一谈,但也不能完全分开,这一点非常重要,在当今世界很值得这么做。在本次会议举行之前,许多来自不同宗教的代表参加了9月4日星期三召开的宗教自由圆桌会议,期间也提出了同样的观点。

在关于中国的会议上,卢西奥·马兰参议员向与会者致意,并得到了热烈响应。马兰先生是瓦勒度福音教会(Waldensian,基督教派别)信徒,在意大利新政府组阁后,暂时不参与意大利政治圈子的重要工作,他在百忙之中抽空前来参加本次会议。在意大利参议院,马兰先生几十年来一直是宗教自由最坚定的捍卫者。他对《寒冬》说,能正确对待宗教自由的国家在处理与不尊重宗教自由的国家之间的国际关系时,即使不可能切断与它们的所有关系,也应区别对待。例如,不要让那些专制国家和没有(宗教)自由的国家得到捐款、慈善资金或各种形式的经济援助。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