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 Welcome to
焦点要闻

天安门事件影响宗教三十载

2019年,世人纪念1989年天安门广场抗议运动30周年。然而,很少有人意识到这一运动决定了其后30年中国宗教的命运。

1989年6月4日,天安門廣場上遇難百姓的屍體(Courtesy of Rarehistoricalphotos.com)
1989年6月4日,天安门广场上遇难百姓的尸体(Courtesy of Rarehistoricalphotos.com

 

作者:马西莫·英特罗维吉 (Massimo Introvigne)

今年是天安门广场抗议运动(在中国通称「六四」事件)30周年,世界各地都将举办各类纪念活动。1989年,从4月15日开始,学生和其它群众聚集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进行抗议,呼吁言论自由和民主自由,中国其它数百个城市同时举行活动进行抗议,学者们认为投身于这场运动的学生人数多达100万。此后,中共对所有的抗议运动都极为恐惧,尤其是同一时期发生的欧洲类似的运动已导致前苏联及其它共产党政权解体。被西方视为「温和派」的中共领导人邓小平(1904年-1997年)凶相毕露,下令调动军队进行镇压。局势愈发紧张,直到1989年6月3日至4日,军队向学生开火。究竟有多少学生遇害,历史学家对此尚无定论。美国政府估计大约有一万,而中共坚持说只有几百名学生和23个武警官兵身亡。

长期以来,西方学者们一直探讨这场抗议运动爆发的原因。学术界普遍的解释是,邓小平的经济改革令民众产生了人人均可致富的错觉以及资本主义经济会带来中国民主化的不切实际的期望。腐败现象泛滥使得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中,而民主化却并未如期而至,引起了知识分子和学生的不满。学者们承认当时苏联和东欧的时局变化也在其中发挥了作用,至于这作用究竟有多大,则说法不一。

说起天安门事件,人们往往侧重于经济因素和民主运动这两个方面,很少有人提到天安门事件和宗教之间的重要关联。这个话题在30周年纪念活动中可能还会被忽视,不过,现在已经有了全面、可靠的学术研究成果可供探讨两者之间的关联。

可以从三个方面探讨天安门事件和宗教之间的关联。首先,参与抗议的学生有些是家庭教会的基督徒。当然,抗议者中基督徒所占确切比例不为人知,其人数有可能被中共和西方基督教相关人士夸大。

其次,人们普遍认为,天安门事件是导致家庭教会复兴的重要因素,这一点尤为重要。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之后,中国迎来了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在某种程度上,许多中国人都对此抱有很大希望。然而,天安门广场上的野蛮镇压令许多人(即便不是大多数人)看清了中共已是不可救药。结果,许多对中共意识形态彻底失望的人在基督教(主要是在家庭教会)中找到了心灵安慰和寄托。天安门事件之后,基督教在中国大大复兴,全能神教会等基督教新兴宗教团体随之兴起。全能神教会不断发展,到了今天已经成为除了法轮功之外中国最大的新兴宗教团体。

天安门事件与宗教有关联的第三方面让中共领导人对宗教产生了偏执狂式的恐惧。只有结合当时的国际背景,才能理解其偏执的程度。在天安门事件发生前几年,中共领导人还无法相信苏联及其卫星国(即苏联的几个从属国)居然会解体、一些社会主义国家居然会加入北约和欧盟等等这些事情。陈剑光和埃里克·卡尔森(Eric Carlson)披露,中共曾派最优秀的学者去东欧了解这些事件何以发生,好向中共政府汇报(《中国的宗教自由》, Religious Freedom in China,位于加州圣芭芭拉的美国宗教研究所于2005年出版,第19页)。这些学者的结论是,在一些东欧国家,宗教是发动群众反对共产党的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因素。这个理论得到了一些西方学者的支持,但并未得到所有西方学者的认同。后来中共学者龚学增在其2003年出版的《社会主义与宗教》一书中说,那些被派往欧洲的学者们的考察结果后来成了中共党校骨干培训的必读材料。魏忠克(Carsten T. Vala)在其著作《中国的基督教会和党国政治:上帝高于党?》中对此有详述(The Politics of Protestant Churches and the Party State in China: God Above Party?罗德里奇出版社在2018年于伦敦和纽约出版)。

简而言之,领导21世纪中国的新一代中共领导人自幼就接受了这样的教导:导致苏联及其卫星国的共产主义体制垮台的主要原因在于宗教;中共要想避免同样的命运,就必须控制、打压宗教。江泽民于天安门事件发生二十天后升任中共中央总书记,2002年之前一直在位。魏忠克指出,江泽民谈论宗教时的口吻听起来极像毛泽东的早期讲话风格。在江泽民执政初期,颇有影响力的思想家陈云不断警告中共,美国过去几十年已经在苏联、波兰、阿富汗和其它国家成功地利用宗教摧毁了共产主义制度,现在又在中国故技重施。

出于对宗教的恐惧,中共对新疆维吾尔人大肆镇压,对西藏佛教徒加大打压力度,在国际上抹黑达赖喇嘛的形象,对基督教家庭教会加强控制、骚扰。他们还公布了一份官方「邪教」名单,将被其视为极其危险的宗教团体(如全能神教会)列入名单,从1995年开始彻底查禁、残酷迫害这些团体。1999年,江泽民将法轮功列为「邪教」并对其进行镇压。

如果只是天安门事件,还不至于让中共对宗教团体大动干戈,但天安门事件加上中共对东欧(以及阿富汗)共产主义制度解体的解读则足以促使中共决定对宗教采取高压政策。无论西方学者如何解释,中共都绝不相信天安门事件是一起单纯的中国事件,也不相信它是一起自发事件。中共将天安门事件解读为由美国主导的「西方」与共产主义之间的一部战争史诗当中的中国篇章,西方已成功地摧毁了苏联和东欧的共产主义政权,作为硕果仅存的马克思主义强大堡垒,中共唯有负隅顽抗。中共还认为西方国家在这次大战中的主要工具就是宗教,因此中共只有进一步打击宗教,才不至于重蹈苏联的覆辙,功亏一篑。

重要的不是对天安门事件的解读是否符合事实(很多西方学者认为这是中共的误读),重要的是中共对此深信不疑,而且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必须采取行动。对六四事件的这种解读已成中共的一种教条,教育了习近平等领导人,并一直伴随着他们的成长和奋斗。

对于中共而言,保住江山是头等大事。当然有些中共党员可能只关心自己个人手中的大权、特权,而对于真正的马克思主义信徒来说,其意识形态就是无神论,拯救中共就是拯救全世界。他们从毛泽东那里学到了经验,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无论牺牲多少人的生命都无关紧要。他们还从对1989年天安门事件的解读中得出结论:要拯救中共就要打击宗教——对某些宗教加以遏制,对其它宗教则要铲除。至于「敌视」中共的无数维吾尔人及其它穆斯林、西藏佛教徒、家庭教会基督徒、天主教徒,法轮功、全能神教会等所谓的「邪教」成员,剥夺他们的自由,杀了他们,全都不在话下。在1989年在天安门事件中杀害了(按照最可信的算法)一万名抗议者的「刽子手」,几十年来继续对数百万宗教信徒施行抓捕、酷刑和杀戮。他们认为宗教的「邪恶」势力不仅摧毁了苏联和其它国家的共产主义制度,还染指天安门事件。中共正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它认为牺牲信仰群体的性命根本无足挂齿。

 

延伸阅读:

《寒冬》新电影《天安门与中国的宗教迫害》在布达佩斯首映

 

关键词:邪教

《寒冬》词汇释义:邪教常常被误译为「evil cults」,「邪教」这个词自从中国明朝末期开始使用,意思是「非传统教义」,指代被列入「邪教」名单里的宗教团体,政府称这些团体与中共敌对,具有危险性,不是「真正」的宗教。「邪教」团体构成了被中共当局取缔的中国宗教黑色市场。根据刑法第300条的规定,参与邪教活动将被判入狱,并受到严厉处罚。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lick to listen highlighted text!